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谈笑有雅士,往来无白丁—我的博客之客  

2009-11-17 07:33:34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到了我这个年龄,在不同单位上过班,经办过许多事情,认识人自然不少。但是,能够谈到一块的,寥寥无几。有人在政谈官,无非是晋职加爵。说到这里,我就叫停:“我已经淡出名利场,而你们还在苦海挣扎,这方面没有共同语言,最好谈点别的。”有人在商言商,无非是找到机会,想赚一把。说到这里,我也叫停:“赵公明元帅,早就不信任我了,最好别和我谈钱。”有的虽然峨冠博带,名片上赫然印着密密麻麻的专家头衔,但是见解平平,所包装的名不副实。那些头衔不知怎么弄来的。我感兴趣的话题,就是吟诗谈文,说古道今。当年经常和我一起谈学问的,倒有一位复旦才子。擅长法律研究,历史知识丰富,尤善考证。对诗词也颇懂行。我们只要通话,就没完没了。他故去后,我寂寞不少。

为了改变这种状况,我开了博客。弹指之间,文章就公诸于世。顷刻之间,大家就心有灵犀。评论、留言,意见发自肺腑。一时高朋满座,蓬荜生辉。循迹回访,更觉琳琅满目。散文、诗歌,洋洋洒洒。体育、书法、摄影、绘画等专业应有尽有。在这里没有遵命之文,不见编辑斧痕。没有刻意雕凿,鲜有生编硬造。绝妙好辞随处可见,神来之笔俯拾即是。博客上人才辈出,一些青年人胸无城府,热情率真,儒雅风流。酒肆虽处深巷,芳香远播市井。他们的思维令我启迪,博文的精彩令我欣喜。我喜欢这些年轻人,他们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。大家不看容貌、金钱、职务、职业等外在情况,重在心灵相约,贵在精神交往。几年开博,热热闹闹,找到不少能够过话的新朋友,从此鲜有寂寞。

江南水乡有位青年人,大学毕业待业其间,开设诗词博客,勤奋耕耘。其诗清新隽永,深得古人之法;其词情愫缠绵,颇有婉约之风。有些佳篇,如果和古人诗词放在一起,乍看可以以假乱真。我曾建议汇集出版。后来因忙于工作,她的博客就停办了,令人扼腕。北国名城,有位小青年,博客精致。所贴诗词,小巧典雅,格律规范。配以插图,珠联璧合。因见刊头大字赫然,为吾老友所题。从老友处得知版主是位残疾青年时,十分惊奇。昔日我曾云游丽江,见一失去双臂的书法家,口衔狼毫,飞龙走凤,字字苍劲,颇有魏晋书风。曾自负尚可涂鸦的我,自叹弗如,愧惭爹娘白白赐给一双手。由此想到一个同样残疾的小青年能敲出如此精美的博文和图案,真不知要付出几多艰苦。

我的博客《陌上人家》,主要发些散文、诗词等。最初依附于中国博客网,后变成不依附任何大网站的独立的小网页。苦心经营五、六年,大约发表诗文20多万言。后因网络不稳,还没有来得及搬家,文字即被淹没。所幸文字大都汇集出版,失掉的只是为数不多的图片。后在朋友的推荐下,依傍《网易》,因袭旧名,重建茅舍。开张不久,发现网络通达,左邻右舍,皆为诗礼之家,有缘为邻,实为幸事。接着发现才俊云集,或主散文,或贴诗词,或专书法,或攻绘画,不少版主颇具才情。或登门欣赏,或敞门求教,或议论探讨,切磋学问。取其所长,补己所短。不在乎留言多少,水准高低,言有人和,就是愉快。“淡泊人生诗待客,书香门第礼迎宾”,乃莫大幸事。随着岁月流淌,交流深化,我们之间会加深了解,成为好朋友。

我已步入老年,而老年层中,上网的无几。所喜的是,博客开张5、6年来,也有几个颇为热心的读者。我将他们视为未曾换过帖的朋友,他们把我当作没站过讲台的老师。有几位读完了我博客上20万言的文字,还默默替我做过不少事。我虽痴长几岁,却不敢托大,而把他们当作诤友;有几位在单位被称为才子的人,发邮件求我改文字,我不敢收他们当学生,而视他们为文友;有诗文书画俱佳者,常来我的园地光顾,我视他们为老师或朋友;有两个年轻人,一个是我同学的学生,一个是我同事的儿子,但他们都是学有专长的佼佼者,我不敢以长辈自居,称他们为老师,常就专业问题向他们求教。对我的“谦虚”,有的不好意思,有的坦然面对。我喜欢后者。

在网络活动中,我接触过许多名人博客。名人就是不一样,不少影视界、体育界、文艺界的有名演员、运动员、作家、艺术家等。他们出门往往前呼后拥,他们的博客也是门庭若市,日点击率数以千计。仔细一瞅就会发现,很多帖子言之无物。他们制作新帖随便,不过记一点流水账而已,看看题目就行了。粉丝云集,实在是一种悲哀。有些名家正式发表和出版的作品,档次确实不低。但是他们在博客上发的帖子,不过是正式作品剩下的“边角废料,”或者正规言论以外的“多余的话”,真正好的作品不在博客上发。因此到他们那里串门,往往失望而归。也有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,显示他们与众不同的功力,但不是很多,远远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。须知,网络是个渴望“阳春白雪”的园地。

比较起来,我喜欢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人物的博客,其佼佼者犹如小家碧玉,虽然不施粉黛,也难掩其绰约。固然有些文字简短,但是他们不隐藏,不躲闪,充满生活气息。作为城市居民,一个大院,甚至一个门洞的也很少来往。虽闻鸡犬之声、饭菜之香,但串门鲜有。邻居多年甚至不知名姓。因有“代沟”,相识的青年,见我以叔伯呼之,毕恭毕敬,客客气气,并不交流。网上相反,不分年龄大小、职务高低、财产多少、职业贵贱,大家以文会友,经常串门走动。虽系萍水相逢,亦能一见如故。成了博客之客。昔日,在未名湖畔的博雅塔下,聚集着一批风流学子,他们才华横溢,议论纵横,人称博雅之客。我的博客之客,也可以用“博雅”二字冠之,他们文质彬彬,冕以“博雅”,倒也恰如其分。

像看了不少书籍、杂志一样,如访过一些名山、大川一般,与拜过几许名家、名人相同,这几年也浏览过一些博客、论坛。时下世人讲究包装(也很必要),博客亦然。总的觉得,外观多彩,形式多样,特点不一,良莠不齐。有的玉墙金栋,室中寂然;有的砖墙瓦屋,佳人居焉;有的土屋茅舍,园中荒芜;有的金碧辉煌,也住宝黛。不论差的、还是好的,都有希望成为繁荣文化科学创作的园地。博客的出现,使公民的创作自由有了物质保证,使得大众的“下里巴人”创作,在最大化的普及中得到提高。也使得民间和专职创作,恰当结合,互相促进。即使差的园地,也偶有花朵。偶遇芳草佳园,自觉眼前一亮。顿然心生别样的情思。我曾《邂逅》为题,仿魏晋古体诗的意境,信笔录下当时的感受,献给过去、现在和今后支持、帮助、欣赏园地的诸位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访友途绮园,芳草花丛鲜。翠竹掩幽径,瓦舍墅脊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蜂蝶流连舞,彩禽落房檐。蜿蜒溪明灭,叮咚有源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匆匆过往人,踟蹰不向前。问之瞻何以,道是聆佳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悠扬有琴瑟,缓舒绿窗传。纤手流诗韵,音响馥香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容颜何须顾,倾城在一弹。巍巍复荡荡,流水与高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世间知音稀,耳闻欣欣然。曲停回敝舍,访友已遂焉。

    我的博客虽属瓦舍茅斋,鲜有佳蕊香草。但是我愿聊尽绵薄,继续经营。目的就像某个电视剧尾歌歌词一样,“留住所爱,留住所想,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8月22日写于沈阳嘉麟《寻味》书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0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