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开窗雪尚飘  

2010-01-11 06:38:40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开窗雪尚飘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昨晚贪看元旦节目,睡迟了。黎明醒来,习惯地望望窗户,觉得比寻常亮些。披衣拉开窗帘,但见满院一片洁白。房脊像皑皑的雪峰,草坪飘如素绢丝绸,松柏戴上了羊皮帽,就连杨柳的枝条也是裹玉锓蜡的。贴近玻璃细瞧,混沌的空中纷纷扬扬,雪花尚飘。像撒盐散棉,像柳絮因风,像仙女散花。其身影轻柔,袖袂飘飘,舞之如痴,荡之似醉。斯情斯景,我很自然地想起了轻舒广袖的月宫嫦娥,边塞胡天的万树梨花。我索性将窗户错开一条缝,雪花就像精灵一样钻进来。细观细品,六角如轮,晶莹剔透。落在袖口,落在手上。尽管我不忍拂去,百般呵护,还是旋即融化,落下丝丝淡凉,也留住痕痕暖意。我十分喜欢大雪,顷刻之间,千山鸟绝,四野苍莽。待到融化,又无迹无踪。她有包容一切的气度,将乾坤涂抹一新。我也十分喜欢雪花,她化冰为水,点点滴滴润物,使你内心涌起凉意丝丝,涌动一股暖暖春潮。这种胸怀和品格,也启迪了人们的智慧。一位民主党派人士游历宝岛台湾时,对有志于国家统一的同道,以《交融》为题,写下这样一首诗:“民革菁英情义长,周公山麓话家常。都是中山佳弟子,同志交融喜洋洋。”诗人这种情怀,不就是雪和雪花的精神和气度吗?

“一夜北风紧,开门雪尚飘”。一夜北风,给大观园的公子小姐带来了雪讯。不同的是,元旦节假的雪,却是悄无声息地到来。像是生怕惊醒节日的美梦一样,这场大雪是人们入睡时悄悄开始的。如果是北风呼啸,哪里还有一马平川的雪野?哪里还有大街小巷的玉树琼花?由于降雪平均,院子里的雪也是凸凹有致,就连房顶的瓦痕都依稀可见。北方人喜欢踏雪,就像春天喜欢踏青,夏日沐雨,秋天喜欢浴风一样,是那么兴致勃勃,是那么有滋有味。加上元旦放假,到院子里玩雪男女老少人数空前。最早从门洞里蹦出来的,是那些不怕天寒地冻的孩子。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草坪,掀开厚厚的雪被,滚成雪卷雪球。再制成高矮不同、胖瘦不一的雪人。然后精心修饰,隆鼻、画眉、塑出五官。他们群策群力,将雪人塑造的惟妙惟肖。我想,成功的雕塑艺术家,大概就是这样产生的。然后,他们并不在原处欣赏自已的艺术作品,就开始在那里打雪仗,闹的鹅毛纷纷,烟雾弥漫。那些风度翩翩的老人,并不动手。多数在雪地里散步,他们迈着八字步,故意将雪踏的嘎吱嘎吱响,用无言的微笑向世人宣告,其雪兴毫不逊于夏日玩泥玩水,冬天雪里鏖战的孩子。但是仪表却是不显山露水,是那么从容自信。

外孙女贝贝一改室内读书的文静,在雪地垒雪人打雪仗,尽情疯野。自梳自扎的小辫上两个蝴蝶结,随着疯跑而抖动,满头粘满雪花。孩子的脸红扑扑汗津津的,心灵是至美至纯的。雪地里不知她从哪里弄到几片柳叶,给雪人作眉,显示女孩的细腻。不知从哪里捡来个胡罗卜头,充当雪人鼻子,尽显调皮幽默。她还与两个外籍小朋友一起疯闹,还不时用一两句英文起哄,吸引了满院目光,她们是春天的使者。引人注目的,还有几对青年热恋中的男女,在雪地上像孩子一样嬉戏,或相互依偎,或牵手拍照。男青年还不时给女青年捂手,女青年还不时为男青年掸雪。看到这些,我想起不知哪位诗家的名句,“爱一个人,就要和他相遇江南。”江南如春,相爱人相遇江南春色里固然潇洒。但是北方冬雪皑皑,不逊于花红柳绿,“爱一个人,就和他到东北沐雪”岂不更浪漫?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周代出征士兵返乡,遇到雨雪,心情尚如此喜悦,何况现代热恋中的年轻人?他们桃花般的面孔,是春日的象征。难怪他们在雪地上相拥,毫无遮拦,情到极处,冰雪也能融化。其实在雪地上无论是沉静的老人,嬉闹的孩子,还是热吻的青年,心中无不蕴含人类深沉的至爱。

一阵风起,房上树梢上的雪纷纷飘落,我怕玩久了冻着孩子,就领孩子回屋避寒。但是却无法回避雪影,兴奋的脑神经中枢深深陷入雪的回忆。我生于忧患,少时住土坯茅舎。那时中原特冷,隆冬雪厚三尺,房屋常被压塌。怎能忘记,大雪封门,缺粮断炊,在饥寒交迫中惶惶不可终日。其实,那“三座大山”猛于虎,远远超过暴风雪。文革初被发配塞外,在长白山的深山老林中一个劳改院落中住下,三九风狂雪骤,如刀似剑,加上入夜狼嚎不断。我们这些从象牙之塔走出来的北大学子,真切地感到“林教头风雪山神庙”的落魄,感到前途迷惘,捉摸不定。倒是那白头山上在暴风雪中傲然挺立的雪桦,给我们上了人生奠基课。雪桦枝干虽然被大雪压的弯弯曲曲,但仍不改蓬勃向上,极大鼓舞我们在逆境中奋进。后来在社会调查中,曾被暴风雪困于山沟。山里人视暴风雪为上天给的假条。他们生上炭火,请我们团坐喝酒,频呼干杯,任其风雪敲窗,坚信暴风雪自有停的时候,根本不把暴风雪当回事,让我们好生感动。三杯酒下肚,心里热乎乎的。在炭火闪烁的朦胧中,突兀春意。眼前耳际,似闻鸟语花香,似见风摆杨柳,似瞥鹅掌清波。就连刚才孩子们垒的胖乎乎的雪人,似乎也成了踏青的旅伴。我嘿嘿乐了,专心写作业的孩子,却感到姥爷乐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1月6日写于北京贝贝书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