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拜年散记  

2011-02-06 08:38:51|  分类: 原创 亲情友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今年拜年,主要是拜长辈、拜亲朋、拜老师、拜同志,也接受了晚辈、亲友和同志的祝拜。风俗年年相同,内容却不一样。我感到,拜年是维系至爱、亲情和友谊的纽带,是交流思想情感、滋润心灵、表达尊重的方式,也是一次极好的社会问卷调查。

老家还有几个叔伯叔。三十下午,拨通了豫北农村的长途,给长辈拜年。同时落实春节祭祖为父母上坟的事,也附带询问了在外地工作的老人是否有回家的。电话是一个叔伯兄弟接的。小兄弟对我向他的父母拜年表示感谢,其他的长辈他保证替我拜到。他还说,我们过好春节,也保证让祖先过好年,初三上坟祭祖是惯例,不用交代,保证代我办好。最后小兄弟问我,过年了你在沈阳还缺啥,咱家都有。我说咱家的红薯经过一冬储藏,到春节时候甜似蜜,我就想吃家的红薯。他满口答应说中,窖里有的是,孩子们都吃烦了,给你寄千儿八百斤没问题。我说你要通过邮局或铁路寄送,还得套牲口驶车往寄出的地方拉,多麻烦哪。干脆把邮费寄来就行,红薯就甭寄了,岂不更省事?他哈哈大笑,连连说“中”,“别说一千斤,就是一万斤的邮费我也有。”

我姊妹七人,四个老姐都在。除夕,给在武汉、郑州、焦作诸位姐姐拜年。她们或农民,或工人,均已步入老年。大姐已过八十,体格尚健。去年,还能只身到大连旅游。郑州四姐,年过七旬,身体很好,儿女孝顺。四姐对我最好,电话里问这问那,与我交谈20分钟。我虽然年过花甲,四姐还把我当成昔日农村未成年的幼弟。电话里嘱咐这嘱咐那,关怀之情溢于言辞,令我唏嘘不已。焦作二姐,耳已聋,接不了电话。从子女的口中,得知二姐身体不如往年,令人担忧。农村住的五姐,知我来电话,就从姐夫手中夺过话筒。她说孩子们待她很好,他们没有吃过黑的(粗粮),家里没有断过鱼肉,原有的尚未吃了,市里的孩子就送来了新的,让我一定放心。还说天暖和后,院子里鲜花盛开,让我届时去她家赏花,她一定让我喝上麦仁粥,吃到我爱吃的榆树钱馍馍。

北京的岳父母早已辞世,老伴兄弟姊妹五人,内兄就为尊者了。内兄年过七十,但会保养,头发银白,精神矍铄。去年几家去内兄那里聚会,遍插茱萸少我一人。今年春节拜年,必须早拜。老伴告诉我,他们兄弟姊妹约好,初二都去给大哥拜年并在那里聚餐。初二给大哥挂一个电话,年就都给拜到了。初二电话过去,就内兄及其子女在,别的都直接去饭店了。倒是他们一一给我先来电话。内弟媳小王—现在已是老王啦,在拜年电话里告诉我,初一她去给妈拜年了。我问都给你妈拿了什么好吃的?她说啥也没拿,去后就跟妈玩了两个小时牌。如今老人不缺物质的东西。给老人拜年,贵在营造平平常常的气氛。当年她父亲在时,就是因为拜年时子女全到,大家都拿了不少东西,老人兴奋过度,疾病突发去世的。看来她对如何从精神上慰抚老人,颇有研究,是个孝敬入微的人。

初三,给大学、中学老师电话拜了年。我的授业老师在世的,都七八十岁了,平时联系不多,过年时电话拜年不能少。河南濮阳文化局退休干部王老师,是我初中的班主任,也是我文学知识的重要启蒙者。他退休后,主要从事绘画、诗词创作。其花鸟、山水画多次获得国内、国际大奖。也即将出版自己的诗集,我答应过为他的大作写序。除夕王老师接到我的拜年电话,高兴得语调都变了。他告诉我,儿辈、孙辈、重孙辈多达32口,初二全部来家拜年。他家没有那么大的饭锅,届时必须到饭店包席,花销不会太小。再说小家伙一大帮,都来磕头,给压岁钱也是一笔很大的支出。我说,这些确实是新形势下出现的新问题。如果压岁钱不够,我建议你向银行申请贷款。王老师听后哈哈大笑,连声说好主意!好主意!多亏你做过大事,能想得出这样的救急法子。

我亲自登门拜年的,只有张君一户。张君是20世纪50年代南开高才生,76岁。对法律、历史造诣颇深,对旧体诗也很内行,是我多年来为数不多的文友。对上述科学领域的疑难问题,我经常向他求教。他患气管炎,住了半年院。出院后就投入科学研究,考证睡虎地秦律,曾让我在电脑中帮助查资料。给张君拜年,必须登门。初二我到他家时,他还没有去掉氧气瓶,身边放着厚厚一摞相关材料。我认为,他是真正将科研视为生命的人,对科研痴迷到这种程度,使我感动不已。初八张君又来电话,与我探讨对外国人判处驱逐出境的法律问题,他认为不妥,我也有同感。外国人在中国触犯刑律,科刑后应由中国司法机关执行。驱逐出境,等于不执行刑罚,任其逍遥法外,中国的司法裁判就落了空,有悖国家主权原则。他建议与我联合撰文,提出刑法修改建议。尽管我对法律研究已中断了两三年,面对如此的痴情者,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合作。

给我拜年的,多是同志、亲朋和晚辈。多在除夕、初一、初二三天,或来人,或电话,或发手机短讯。我虽然退休几年了,机关的有关领导、几个处长、一些工作人员和几个司机,每年年前都来看望。人走而茶未凉,令我感动。有位已成了领导的老乡,年前打电话过来,说今年必须提前拜年了。因为父亲来电话,说见一面少一面,让过年赶回去。我问你父亲多大年纪?他说92岁。我说那还不快点走!除夕有几个七八十岁的老同志电话拜年,使我感动万分。他们都是当年我敬重的同志。拜年让他们抢了先,我起码被动一年。重庆的叔父母去世后,那里的妹妹弟弟尊我为长,年年来拜年电话。在通话时,我不经意地提到,叔父去世太早了,触及了大妹妹的痛处。她说起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叔父母被批斗、抄家时,号啕大哭。在拜年的晚辈中,有出息的要算妹妹家的老大了。这个外甥稳重、谦虚、能干,大学毕业后,与几个老师、同学合伙做饲料。十万元起家,现在已拓展为有数千万元家底的公司。30多岁的他,就成了公司的二把手。他打电话拜年时,刚从澳大利亚回来。郑州还有个外甥,靠个人勤奋好学,年轻轻的已成了一个大工厂的厂长。欣喜之余,感到“重整山河待后生”所言不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打过拜年电话,想记录下来,供网友分享。忽然记起有拜年旧作,仅作些许修改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