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未名湖的恋歌  

2011-05-04 18:57:27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未名湖的恋歌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北大校友无论何时到一块,未名湖都是个中心话题,说不尽道不完。我看到的几代校友有关北大的小册子,篇篇文章都离不开未名湖。是啊,只要在北大读过书或工作过,谁能忘记未名湖呢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北大“内战”不息,北大虽大,早已安放不了一张平静的书桌,当时我曾经渴望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但是,离开不久就想她了,未名湖使我梦绕魂牵。

我从20世纪60年代初始,带着金色的梦想,踏进北大校门。从那一天起,就与未名湖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新生报到的第二天,老同学就领我们逛未名湖。但见粼粼水面碧绿清澄,浮光跃金;塔影袅袅,树影婆娑。是梦,是幻?我的心颤动了。被她这倾国倾城的面貌所吸引,就像林黛玉在贾府里初见贾宝玉一样,立即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恋情。我立即写信向家里报告,我来读书的地方不是天堂,胜似天堂。那时照相还是奢侈品,我从出生起,小学、中学只留下五六张黑白照片,都是毕业证上的头像和毕业班留影。但是来到未名湖我忍不住了,特地央求我的一个富有的同学给我照了两张。这两张黑白照,虽然身着旧衣,但在湖光塔影的映衬下,愈发显得容光焕发,英姿勃勃,踌躇满志。

这次回校,我和老伴在未名湖逛了两圈。时隔多年,我们又一次全面观察她、解读她。未名湖水清如镜,波细似绫,垂柳参差,蘸水拂栏,倒映水底;博雅塔耸立,如宝剑蹿出绿丛,倚天凌云,意境如诗如画,构成建筑布局上的“永恒经典”。天上的云,四周的花,水中的鱼,或静或动,飘忽其里,悠然自得。白云、塔影、柳姿与波光交织在一起,共处于一个画面中,如同“只应天上有”的人间仙境。身临其境,我自然想起古人“万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”的名句,也觉得飘飘欲仙了。中心的湖、东岸的塔又和西边的图书馆相连,组成“一塔湖图”。天色、水光、花味、书香和谐交织在一起,凝聚着一派光亮、温馨与祥和,绘制出北大的图腾。在世人熙熙攘攘追名逐利的喧闹中,这里存在着淡泊和宁静;在物欲横流追求奢靡的风气中,这里崇尚俭朴与求真。中原农村大院门楼上,常常刻写“钟灵毓秀”几个字,在这里我体会着天地之间凝聚的酿造代代英才的灵秀之气。读书期间,我经常邀三五同学,在此散步谈心。也不知领着多少亲朋好友、外地同学来这里观赏,共同感受这种静谧含蕴的氛围。

在环湖的灵秀意境中,南侧是矮丘密林,小丘起伏,花木葳蕤。小道蜿蜒于丘林,鸟语婉转于叶枝,不同声调的朗朗的外语声,此起彼伏。我自幼在偏僻的农村念书,外语基础很差,而北大外语要求很严。大一时学习外语吃力,期末考试不及格。一向要强的我,感到遭遇奇耻大辱。我利用一个寒假、一个暑假,就在这里拼命攻读外语。天刚蒙蒙亮,我就钻进小树林中,直到日落。眼睛疲劳了,就瞭望一会儿未名湖。脑子疲劳了,就听一会儿鸟儿啁啾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小丘密林助我外语成绩跻身前列。这块风水宝地与不少名人相伴,美国友人斯诺就长眠在他曾工作过的这地儿。湖东侧是第一体育馆和东操场。我记得因为钻图书馆看书,一时入境,忘记外部世界,造成体育课迟到。体育老师朱先生,对我苦口婆心开导。以为我幡然自新后,遇到了我第二次迟到。朱先生忍无可忍,将我告到系里。说起来也是“冤家路窄”, 有一次我回北大,恰恰在这儿碰到朱老师,已步入中年的我,向他深深鞠了一躬。见朱老师一头雾水,我说我就是当年法律系两次迟到那个学生。我现在身体健康,是托老师的福。

未名湖的恋歌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

湖北并列着德、才、均、备、体、键、全等古式楼舍。我读书期间,这里是老师宿舍。班主任程老师当年就住在这里,他对我们班很关心,经常和我们一起商量班里的事。我们也曾到祝总斌、范勋之老师家做客。二位先生分别是教思想史、法制史的,宿舍中除了书还是书,书把人挤在一个角落里。少时曾读过烛光的故事,老师分别给几个弟子一点钱,让他们购物将房间装满。有的买了碎纸,有的买了柔草,都不能将房间装满。有个聪明的弟子买了蜡烛,一下使烛光满室。到老师家才明白,烛光填充,空间仍是虚的,用知识武装头脑,才能盈盈充实。是的,北大的老师的头脑是博学睿智的,我记得著名法学家陈守一老师即席谈话,他比较中西法律,说中外法律只隔一层纸,一捅就破。当时不理解,“文化大革命”中有人荒谬地批为“抹杀中外法律本质区别”。其实,各国法律分则不少条款雷同,反映了人类共同的法律认识。继续绕湖西行,钟楼旁边,有一片翠竹。竹林掩映着一处别墅,这就是临湖轩,当年曾是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官邸,后来改作接待外宾的地方。司徒雷登后来出任美国驻华大使,秉承美国政府意志,支持蒋介石政府打内战,随着国民党政权崩溃,司氏也灰溜溜地黯然回国。毛主席一篇檄文《别了,司徒雷登》嘲讽奚落,使他声名狼藉。这些,历史已有定论。但平心而论,他在筹建燕大校园,整理保存文化遗存,打造燕大名校方面,也是有贡献的。

我们在林荫下小憩后,过石桥登上湖心岛。20世纪60年代,我曾领着一个老乡过桥登岛。老乡对石桥观察再三,评论说:用这么好的石料修这么实落的桥,就连接这么一点地方,不值。我笑着说,你到颐和园看看,那个庞大的十七孔桥,连接的也是这么大的地方。未名湖是一个有机整体,石桥的存在,是接续湖区风景的必须。我们在岛亭小坐,听到石舫上有人欢呼,旋即来到石舫。原来游人看到一条鲤鱼跃出水面,带出几串珍珠似的水线,阳光下金光闪闪,故此欢呼。我告诉他们,湖心岛一侧,有半岛存焉,旁有石鱼欢跃,栩栩如生,就是将刚才见到的一瞬化为永恒。人们去看石鱼去了,石舫宁静下来。我和老伴在石舫上细品塔影,又拍几张湖光塔影小照。这只石舫,比颐和园的石舫略小,石舫靠岛停泊,微风徐徐,吹皱一泓春水,石舫似静似动,宛如飘忽于碧波之上。当年读书时,我们在此开过小型晚会,脑际就有这种意象。我和读化学的老伴,过去多次登上石舫造访,体味“仔细看山山不动,是船行”的境界。我们在这里相识,到相助、相知,几十年风雨同舟,也算是“百年修成同船渡”了。

未名湖,一个美妙而富有无限幻意的名字。据说,当年为了给她命名,学界名流费尽心思,但所赐芳名,皆未如愿。最后采纳国学大师钱穆先生的建议,以“未名”名之。未名湖,果然是好名,她包含了天下无穷的玄机。碧波万顷、湖光塔影,是其表象。灵秀、含蓄、深邃、博大、昂扬是其内涵。她是一本大书,我从当年“金榜题名”,到如今告老回家,凡40余年都未能读完。曾几何时,她的深奥广博,义薄云天,培育出一代又一代的精英。“燕园情,千千结,问少年心事,眼底未名水,胸中黄河月”。北大学子张扬爱国、进步、民主、科学的旗帜,从这里走向全国,走向世界。未名湖也包含了不尽的情思,这次我们故园重游,心灵得到极大的慰藉。未名湖,大不过数顷,水不过几瓢,但她却囊括了天下湖泊的精华。她是一个风情万种、脉脉含情的佳人,天下精英为之折腰,处处招人喜欢。时间不同,心情不同,感觉不同,但是只要一见未名湖都喜悦异常,决心为其奋斗、献身。未名湖,北大学子永远的骄傲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今天是北京大学建校113周年,特重发旧作,以志纪念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