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犹记兰溪古渡头  

2011-06-03 06:11:35|  分类: 原创 山水流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犹记兰溪古渡头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一位朋友告诉我,他自小就听人说,我国东南山区有条兰溪江,清湛秀美。虽然心仪已久,但因交通不便,始终没有去成。“你经常外出公干,走南闯北的,应找机会去一趟”。但职场碌碌,分身乏术。直到退休之后,才有机会约朋友到兰溪一游。我们登上旅行社的大巴,行驶在崎岖的山道上。青山也像是和我们捉迷藏,有时路好像被飞来的山头挡住,车行到山前,山道却自然地向前延伸,使人顿生柳暗花明之感慨。也不知道究竟绕过几道山,爬过几道岭,大巴终于停了下来。眼前一道绿水,依山蜿蜒。两岸翠竹簇拥,青山迭出。水中细波粼粼,山影袅袅,将外界的林木,尽皆洗涤。竹影婆娑。图画清幽,似缎似绸,如自天降,将都市的喧嚣统统屏去。导游告诉我们,这就是兰溪江了。我喃喃自语,真是个好去处,陶渊明肯定来过。说是桃花源吧,两岸却没有桃树林。

 “桃树林在上边!” 导游说。抬望眼,一个小镇像瀑布一样沿山迤逦而下。人们在楼梯一般的街面上,上上下下。台阶的两侧,便是贴在山坡上鳞次栉比的小店铺,各种幌子迎风招展,叫卖声依稀可闻。停车处再下一点,有棵高大的老榕树昂然而立。约有合抱之粗。垂根缤纷,像大小碗口一样粗细不等,直插土壤,形成独木成林的奇观,隐隐现树仙气象。一位老艄公说,老榕树便是当年渡口拴舟缆的木桩,存活以后长成巨树。树龄有多长?谁也说不清楚。树下买茶的老妇说,她爷爷小时候攀根上树掏过鸟窝。她姥姥的花桥曾经在树阴下经过。如今古榕茂盛依旧,树冠如盖,继续为人们供凉遮阴。古榕像长髯老人,见证小镇和古渡的沧桑。时值正午,渡口无人,数舟自横。拴在榕根上的渔船静卧,渔人在船舱口吃饭。船头的横杆上,几只相挨的鱼鹰,吸引了大家的目光。

安排好住处,吃过了饭,下午便开始登船游江。所谓游船,不过是用两丈长的粗竹子串连成的大竹筏,笩上摆上几排竹椅。我们入座后,艄公持长竿轻轻一点,竹筏便向江心驶去。但见青青的水面,亭亭的倒影,顿时变作闪烁摇金的细波。大家或俯首看河底卵石后退,或顾盼两岸芭蕉、竹影。一位男孩,不知怎么逮住一条小鱼,在手心乱跳,大家称奇。艄公见了,只是微微一笑,便在船尾下了几个鱼钩,然后哼起小调。哼毕拽出鱼钩,数尾半尺长的鲤鱼,在笩上乱跳,众人欢呼,艄公也洋洋自得。笩头上一位女士,端庄文雅。大家欢呼,她不为所动。拿着照相机,却不按快门,似乎为周边美景陶醉。此时,峰影、蕉丛、美人正好在一条直线上,构成一幅绝妙的“侍女游江图”。朋友将镜头对准她,被我制止了。我轻声说,“未经本人同意,拍摄侵权”。朋友不情愿地收起相机。

游江之后,离晚饭时间还长。大家自由活动,纷纷逛小店,到小摊买小玩意。我和朋友便在招待所周围散步,欣赏晚霞青山。但见远山静谧,奇峰迭出。有的似青笋,直插云霄;有的像骆驼,在沙漠中行进。西北角上,奇峰如盘,中有危岩巨石,似将军点兵,威武雄壮。一位老者说,那里是旧时军事要塞,有个大溶洞可以屯兵。南宋大忠臣陆秀夫,曾经在那里对蒙古军队作了最后抵抗,然后背着小皇帝,投海自尽。气壮山河的气节,使我们对忠良远山肃然起敬。这时,朋友向右一指。只见笩头那位优雅女士,坐在石头上,凝神运笔,正在画板上写生作画。看她专心致志,我们没有惊动。老板娘告诉我们,她原是美术学院的高足,毕业后从政。因仕途不顺,就下海作了地产商。她爱这个地方,每年都来这里小住。她说如果生意做大了,就来这里投资开发,以后就在这里终老。

次日导游安排大家参观山脚下一个村寨。这是一个有数百户人家的大村庄,村寨依照太极八卦方位构建。寨墙、寨垛依稀可见,能攻能守。下水道、暗渠错落有致,暗藏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,可吞可吐,颇具玄机。天井如日,荷塘似月,布局别开生面。昼夜映照不同的图形,体现阴阳变易。村寨的房子基本上保持了原貌,几个大户人家院落厅堂,颇具气派。最大的院落为官员宅第,房子虽塌,但厅堂墙基轮廓清晰,大厅柱子石基犹在,隐现昔日豪华气象。路旁宅前,瓷盆陶钵,奇树异花,比比皆是,传递古色古香。祠堂里供着祖先。自唐以来,村里总共出了20多位进士,官位最高的是参知政事。此时梁上燕子惊起,但并不飞远,总是呢喃不断,绕着我们飞。是王谢堂前的老客,还是北方寒舍旧邻?一时难以判断。其实,也不必穷究细考,“相逢何必曾相识”啊。

回到宾馆,朋友意犹未尽,继续选景拍照。宾馆临街窗台上,一盆特色兰花正开。朋友调准镜头,正要按快门时,气窗开了,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庞。原来是那位优雅女士。她见妨碍了我们拍照,一笑莞尔,算是道歉,就关掉气窗。下午我与朋友就沿江散步,此时夕阳西下,半江瑟瑟,别有一番情致。次日结账时,坐台小姐递上一张精致的便笺,说是先走的一位优雅女士让交给我们的。打开一看,一行娟秀的小字赫然:“两位大叔,昨天的兰花拍下了吧,那可是一个不错的角度。我观察你们两个,谈吐不凡,颇有文化涵养,想必是老记者。这个美丽的地方,值得一写。期望在报端看到你们的大作。”朋友把任务推给我。我虽爱信笔涂鸦,端的水平有限。受到编辑青睐,在报端发表,更非易事。但女士殷殷之望难负,于是草草成篇,作为博客新帖,也不知女士能否看得到。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1年4月3日写于北京贝贝书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9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