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烟教授  

2012-02-15 19:00:31|  分类: 原创 微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烟教授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  

 那年,机关调来了一位老同志,50出头,面黄,短须,不修边幅。别看相貌平平,可是一位大才子。他于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,就读于复旦大学法律系。精通民法、诉讼法、法制史,对历史学、考古学,乃至古诗词都有较深的造诣。他人品好,有学问。谈吐幽默,富于哲理。而且工作刻苦,写得一手好文章。很快获得一群小青年的佩服和敬重,喜欢和他谈时事、唠家常。特别是对时弊旧俗的褒贬,往往语出惊人。虽然有些词语有失偏颇,但矫枉必须过正,大家都能理解。他虽然做实际工作。但科研学识水准,连大学法律教授也自愧弗如。他除了几项法律门类优于我之外,法律实践经验也较为丰富。在那个轻视知识轻视人才时代,身边不学无术的人不少。他的到来,使我找到一位可以同切磋、共研究的人。很快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随后大家发现他烟瘾特大,衣服前襟被烧的洞迹斑斑,看上去有些埋汰。一次我们到一所监狱搞犯罪成因调查。狱警甚至怀疑他是想逃跑的犯人,一时成为笑柄。因为抽烟厉害,大家给他起了一个“烟教授”的绰号。按同志有几分夸张的话说,他烟瘾和他的学问一样,都是教授级的。

的确,他抽烟比谁都邪火。无论的写东西,还是和人闲谈,总是烟不离口。一支接一支地抽,一会就是半盒。抽完信手一扔,满地都是烟蒂。一次公出住旅社,也是那么猛抽。服务员不堪打扫,几次提出,却也无可奈何。在办公室也是整天吞云吐雾,终日烟燎雾绕,飘悠似神仙。但办公室是木质地板,烟蒂虽然不敢乱扔,但烟灰缸往往堆满溢出。桌面狼藉,到处是烟灰。开始大家尚能客客气气提醒,但没有效果。于是,几个小青年便趁他不在,悄悄把烟灰缸藏起来。见烟灰缸没有了,他便到总务科再领。常常藏而常常领,一年下来,烟灰缸便攒下半麻袋。在党小组会上,大家便把麻袋提出来。他却振振有词,说是不抽影响工作。“武松能打死老虎,全凭三碗酒;我天天写材料,全凭一支烟。不让我抽,我的材料你熬夜写呀!”确实重要材料,多靠他的一支笔。领导讲话艰巨任务,多靠他完成。没有办法,只有听之任之。但他也知道众怒难犯,便躲到便所里抽,弄的便所烟雾弥漫,很多急于出恭的人,只有先憋着。论学识水平,大家都翘起大拇指。说起超级烟鬼,大家都摇头。但我这个出校门不久、满腹经纶的党小组长,对他戒他的烟还没有失去信心。我查阅许多戒烟资料,作了充分准备,决心从理论上彻底说服他。

见他依约前来,正襟危坐,我胸有成竹地正色说道:资料表明,“香”烟是20世纪人类最大的公害。吸烟是死亡的加速器,对经济、健康、生命和社会危害罄竹难书。见他饶有兴趣,我继续旁征博引:据研究,每1元的烟稅收入,就有1.2元到1.4元相应的经济损失。如果2000个亿的烟稅收入,就有2400亿元到2800亿元的损失。抽烟引发的痛苦和死亡,更是让人心碎。英国流行病学家皮特博士指出,中国有20岁以下的人口5亿,按现有的吸烟率,则有2亿烟民。其中将会有5000万人提前死于吸烟引发的疾病,相当于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。一位法国科学家抨击西方某大国向亚洲、非洲穷国出口香烟时说,富国赚了钱,却向穷国出售死亡,因而“是世界级罪犯。”一位给烟草公司做广告的酷哥,51岁死于肺癌。临死前良心发现,说为香烟花钱不值得,为香烟而死,更不值得,自己害了大家,也害了自己……(1)。我的一番话,可谓言之确凿,触耳惊心,自认为高屋建瓴。他知道我用心良苦,对我的好意表示感谢。然后就是淡淡一笑,说道理我也懂,就是戒不了。烟还是照抽不误。至此,大家认为他是不知改悔,不可救药。

这次谈话失败,击碎了我的戒烟幼稚病。人家抽烟几十年,日浸月淫,已入膏肓,不可能通过一次谈话大功告成。要这样的资深烟民彻底“改邪归正”,除了需要自我认识(自省)外,还需要改造戒烟环境,杜绝烟草诱惑。更需要心理矫正、亲人管理和监督。然后才是个人意志、毅力、克制和综合比拼的反复较量。这种善意帮助,因他退休便嘎然而止了。但我始终牵挂着老朋友这档事。一次春节家访,我便重点走访先生。他虽然但身体虚弱,仍坚持研究和写作。通常他写东西是一支笔和一根烟,可是从不离口的烟却没有了。见我奇怪,他老伴说,他患肺气肿,不得不把烟戒掉。我戏虐说,看来还是医生说话好使。他又是淡淡一笑,说自己戒烟“忍受许多痛苦”。这个我信,以他晚年的多病之身,戒除根深蒂固的烟害,所受的精神折磨可想而知。可惜为时已晚。他到底还是在家人陪伴下再进医院,从此再也没有回家。在住院期间,我曾两次看望。见他面黄肌瘦,形容枯槁,特别难过。最后在年关前夕,带着一肚子学问,悄然长逝。大家十分惋惜他的去世,万分痛恨烟魔又扼杀一位可敬的才子。

对他的故去,我一直十分惋惜。一直到写此文时,还感慨万端。先生活到70多岁。如果不是40余年的烟毒,以他的物质生活条件,以他对人对事的超然豁达,活到80多岁或90多岁,应该没有多大问题。试想,以他的学识、文笔和勤奋,10年、20年应该写出多少好文章!惜哉,痛哉!世人往往有千爱万恨,但我仅仅集中在一点:唯爱先生,唯恨害死先生之烟耳!吸烟者言,烟能提神,熬夜写作之宝也。旁观者说,香烟香烟,奇臭无比,它慢性杀人,不次于鸦片。它夺走了多少才子的生命,扼杀了多少才子的科研成果和功业,使得多少一睹为快的好文章胎死腹中!现在,斯人作古已经数年。这数年来,我痛失交谈对手,感到“腹语无处诉,有泪偷偷”,孤独寂寞自然不少。前几日,见网友发戒烟新帖,述说戒烟很难。受到启发,撰写此文。谈谈对戒除烟害的看法,借以纪念这位已故文友。“不为知交空悲伤,但醉人生一段缘”。但愿后来人引以为戒,但愿吸烟人早戒。但愿老友在天国远离烟魔,再展法律、历史、诗词的科研和创作的风采。

注(1):以上资料,均引自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《心脑养生智慧》第八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11月25日写于北京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