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亭子边那两棵小椿树  

2012-08-25 19:00:03|  分类: 原创 社情草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亭子边那两棵小椿树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小区的楼后头,有个不大不小的小丘。小丘上面,修了一座四四方方的亭子。亭子很大,周围绿树环绕,是小区居民的活动场所。亭子南侧有两棵小椿树,一棵紧挨亭子,开始时只有拇指那么粗,是自生自长的普通椿树。另一棵靠近居民楼,有擀面杖那么粗,是住户栽下的香椿。多年来,我每天一早在亭子里打拳,天天亲近这两棵小椿树,目睹它们的成长,看到了它们的勃勃生机,也见证了生命的顺利、挫折和毁损,感慨系之,成就此篇。

阳春三月,我在亭子里专心练拳。在不经意间,发现挨亭子朝南的丘坡上,有瓦片大小的水泥片,被什么东西顶起来。我小心翼翼掀开,一股椿叶味儿扑来,原来是一丛小小的椿树芽儿。它背靠凉亭,前临水池。左右三四米,前后十几米,都没有树木生长,这棵芽儿长的是地方。它和我有缘,对于我的帮忙,似乎冲我点头,我有幸充当了它的产婆。他一出世,就让我见证了生命的伟力。从此,我几乎天天看着它慢慢变绿,不几天就松开绿拳头,伸出一片片细叶,变成一棵小树苗。每当它添叶长个时,我就为它的成长高兴。

雨水滋润,阳光温暖,小椿树疯长着。夏天圃过,主干几经一米多高了。一天早晨,我突然发现,顶尖上的叶儿,已经长大。叶柄长约半尺,但却不见新叶次第接续。仔细一瞧,说了声造孽。原来不知哪个淘气包来了个“斩首行动”,把树尖儿掐了。等到小椿树主干长出新芽尖时,秋寒已经来到。在中秋节时,我发现刚刚生出尖儿的主干,又被人“腰斩”。同时,几个大一点的枝儿也被折去。“山中相送罢,日暮掩柴扉。春草明年绿,王孙归不归?”经过这次更厉害的摧残,我估计这棵小椿树,明春也不会发新叶了。一个中学生,还专门写了一篇祭文,记得有“呜呼小树”,“哀哉小树”几句沉甸甸的话。

花开两朵各表一枝。既然这棵小椿树生死难料,那就再看看靠居民楼那棵小香椿树吧。小香椿发育良好,有三四个分杈,一个主杈,分布均匀。春天各个枝杈上均匀地发出一簇簇芽儿,像一个个紫薇薇的小灯笼,发出诱人的香味。主人殷勤浇水,精心呵护。还在它的周围钉上几根木桩,用绳子围起来,不让孩子们靠近,防止别人采叶。接着,叶儿慢慢伸开,叶柄儿四方辐射,新条慢慢抽出,显示出它的勃勃生机。夏天一到,虽然略显稀疏,但圆圆的树冠已经初具规模,像一个身材匀称的苗条少女。对栽下才一年多的小香椿来说,也算亭亭玉立了。小区的看客谁路过都不由得多看几眼。

新的春天到了,又一个万物萌生的季节。谁也没有料到,多次遭遇劫难被人腰斩的那棵普通小椿树,从离地一尺多高的断茬处,又发出一丛又一丛树芽儿。接着,一丛丛的嫩芽又变成一簇簇蓬勃向上的树枝杈。物竞天择,一枝发育最为粗壮,成了新的主干。小区侍弄花木的师傅见了,摇了摇头说,这么长太浪费资源。就用镰刀砍掉了拱卫的旁杈,仅留下了那一枝主干。没有想到师傅的好心又变成了灾难。不久,专门和小椿树过不去的孩子,把留下的一枝也撇下当枪用了。小椿树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。那天我又发现一个小孩折残留的枝杈。我目视他的妈妈,她说孩子“小心扎破手”。我不完全赞成她的意见。因为,这位母亲关爱一个生命健康,却忽视了另一个生命存活。

光阴荏苒,又一个春天到了。在第二次腰斩处,小椿树又周而复始,长出一丛丛芽儿。许多枝条经过一轮新的淘汰,又新成两三枝粗壮。那个花木师傅又要修剪,我说留下机动的枝儿吧。果然多余的枝儿被孩子们“修剪”。我怕独枝的厄运重演,特地写了一个“爱护树木,人人有责”的牌子,挂在小树上,作为它的护身符。还发动孩子们人人参与保护。一个孩子告诉我,小树上有虫子了。我们一起逐个扑捉,以后我虽然到外地避暑,但有一群孩子轮番保护,倒也无事。等我过完暑假回来时,惊奇地发现小椿树的个儿足足窜出三米多高,快成成年了。我表扬了孩子们。小椿树也在风中颔首,大家都很高兴。

回头再看看那棵小香椿,命运却很悲哀。原来在成活的第四个年头的春天,叶儿更多,长势更旺。主人以为小香椿站稳了脚跟,便开始采香椿叶吃。我告诉他,切莫采的太酷。主人开始采纳了我的建议,每个枝杈的顶端,都留几个芽儿。后来,看新叶马上长出。便开始采第二遍、第三遍。同时,在最需要保护的时候,也放松了保护。其他人也来采叶,直到入夏,采叶也无休止。人们太贪心了,一天早晨,我吃惊地发现所有叶子一扫而光。但主人却若无其事,说还会再发。果然,又发出几枝柔弱的叶子。但不到立秋,那几个柔弱的枝叶便枯萎了。我估计这回是万劫不复了。本来是个很好的苗子啊!

行文前的月明风清之晚,我独自坐在凉亭里,对两棵小椿树的生命运行做了深入思考。那棵小香椿背后有楼房遮风挡雨,命运本来无忧。因为叶子不断被采,不能继续制造生命的物质,所以根系未得到充分发育,根不深叶不茂,因而不能承受人们无休止的索求。反观那棵自生自长的普通椿树,估计在建亭之前,就已经存在。虽然建亭子时被踩毁、被水泥块压下,但发育初成的根却被保存下来。因而能够冲破压力,重见天日。再加上生存空间大,通风、采光、吸水好,使它的根系继续得到得到发育。虽然历经劫难,但丛枝尚在,根的发育并未终止,造就了它极强的度灾防厄能力。

我看到一些资料,佐证了我的判断。在非洲的寸草不生的广袤大沙漠里。人们发现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。科学家研究,它的根系有数十米之宽,近百米之深。日本广岛在原子弹爆炸后,楼房庙宇俱成瓦砾,树林岩石俱成灰烬和焦土。但人们发现,在爆炸中心附近,却有5棵被摧毁主干的大银杏树,次年春天却凤凰涅磐般的得到重生。因为它们的庞大根系却未被原子弹彻底摧毁,根的“独门功夫”还在。而其他树木在人为的劫难中却很脆弱。古人讲“苛政猛于虎”,轮番索取的“苛政”,无疑比猛虎、冲击波危害更烈。遗憾的是,我未能防止小香椿的毁灭。有幸的是,我参与了另一棵小椿树的生命成就,品尝了生命的滋味和欢乐。并写此文,献给那些祈求生命永恒的朋友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8月25日写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