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北京闹市的小麦田  

2015-06-15 11:29:07|  分类: 原创 闲云野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北京闹市的小麦田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

     星期天,随孩子上街购物。商厦宽阔,几层下来,十分疲劳。看时已近午,我们就近选择一个商厦饭店就餐。天气闷热,饭店人多。我这人偏偏不喜欢噪杂的地方,心里有点烦躁。连忙扒拉几口,就到外边透风去了。楼下有袖珍街头公园,杨柳行行,浓荫片片,清风徐徐,环境清爽。两个花工,正在用龙头给草坪喷水,更增添了一份清凉。我绕过店前花圃,漫步林下小道,心情归于平静。突然发现前方黄灿灿一片,眼神为之一亮。真实稀罕,原来是一片久违的小麦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
    过去,见过美食一条街的《农家小厨》门前种过南瓜,那是农家风味的标榜;也见过《田园别墅》的小菜园,那是对农苑风情的点缀;也见过农科院种下的畦畦玉米,那是搞科学实验的必须。都市闹市出现方方正正的小麦田,确实平生见到的不多。麦田不仅使人耳目一新,也使我重拾逝去的美好。

    听花工师傅指着那片刚刚浇过的草坪对我说,这些青草最娇贵了。不仅需要定期施肥,更需要常常浇水。每年都需要集中施肥,几天就要浇一次水。否则,就会一片一片死去,碧绿如茵的草坪就会形成斑秃,可难看了。这片小麦,自打去年深秋时种下,我就没有怎么管,浇水也有数。种下后浇了一次,返青时浇了一次,灌浆时浇了一次。一共就浇了三遍水。也不用打叶修剪,基本上就自生自长。青草成了娇客公主,小麦却自生自长成了粗手大脚的丫鬟,这理就这样被颠倒了。同样是小麦 ,出生地不同,竟然有这么大的差别。

    我在麦畦边蹲下来,摸摸麦秆,货真价实。让麦芒轻轻刺弄着手心,手心痒痒的,感到很舒服。看看麦穗,籽粒饱满,像一颗颗珍珠。嗅着麦穗清的香,仿佛置身农乡,耳听庆丰收的乐曲。再看灌水的垄头,被水冲刷成浅浅的洼儿,浅洼里的小麦更是绿油油的,麦穗更是沉甸甸的。不由得想起少时,把这种灌满浆的麦穗,扎成把儿,在火上烧烤,搓揉吹糠,吃烤熟的“燎麦”,比烤苞米的味道香多了。吃“燎麦”,正是用这样基本成熟的青麦穗。想到这里,口里似乎尚粘有“燎麦”的余香,心里也萌生了几分醉意。

    站起来望望麦田周边,北边的远洋国际商厦,似群峰竞秀;南边的几幢高大的写字楼,如雨后春笋。东边招商行、海鲜饭店,巍巍耸立,傲视着四方;西边的立交桥,赛虎踞龙盘,流淌着车水马龙。桥下的宽阔马路,酷似滚滚的河流,不舍昼夜。坐落的袖珍公园,恰恰是个“盆地”,而小麦田正处于“盆地”的座底处。此处种植小麦虽然恰到好处,却也匪夷所想。小麦田的设置,不仅增添了公园的秀美,也增添了“盆地”的壮丽,我对绿化管理者的独到眼光,早已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。

    再端详这块麦田,约有一两分地。在农田大野,不过是巴掌之地。在寸土寸金的袖珍公园,这片地足可盖起一座高楼了。麦田畦畦块块,平平展展。微风轻拂,麦浪翻金。观其长势,颇有年丰昌隆之象。花工告诉我,去年深秋播种,今春碧绿一片。转眼之间,就麦稍泛黄了。恰恰就在我们唠嗑的同时,从畦头的树林里,传来布谷的叫声。这分明是告诉大家,麦子熟了,收麦的季节到来了。我也召唤孩子们,他们只见过麦苗,未见过待开镰的小麦。还以为是不知名的怪花儿,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。田中欢呼,垄前留影,不亦乐乎。

    虽然到了收获季节,布谷又一声声催镰,却不见农家临阵的紧张。周际,老人树荫下打拳、散步、遛狗,妇女推着童车、逗着孩子,处处彰显城里人的悠闲。我的脑海也迅速思忖着:虽然同是待收的麦田,但是城乡耕种目的却不相同。农村种小麦,是为了钵满囤流,仓廪充实。一家老少,有白馍细面。一句话,是为了收获。城里人种小麦,却是为了绿化点缀。种小麦如同种花草,是为了观赏。收或不收,能收几斗,并不在乎。临阵虽不开镰,却招来一群又一群觅食的麻雀。度其长势,至少能产一二百斤,却将白白扔掉,太可惜了。

    但是,比起农村为生计而耕,城里人为观赏而种,也自有非凡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   人,回忆花工师傅还告诉我,自从有了这块麦田,这个再寻常不过的小小的街心公园,登时热闹不少。就在我和孩子麦田留影的功夫,又有几拨人到此流连。来这里的年轻人,多是80后的农民工。他们只是看看、品品,并不照相,也不评论。他们昔日耕耘的麦田比这气派多了。对别人留影,只是报之一瞥。他们根据麦子的长势,好决定何时回家收麦子。年轻的女性就不同了,她们多是“农二代”,到此必理云鬓,振彩衣,镁光闪个不停。临走,还要顺手捋走几个麦穗。老人到此,多半带着孙子,指指点点,教育孩子知根、识源、知农,不忘根本。

有一对老夫妇对我说,他们就住在附近。从麦苗出土、返青,差不多每天散步都要来这光顾。他俩都是当年北大荒的老知青,来这儿能够重温当年战天斗地的难忘岁月。我比他俩资格老,我原本黄河堤下的农夫,进城后压根就没有忘记少时吃糠咽菜的艰苦岁月,对收了麦子吃上白馍的甜美更是记忆犹新。他们的小孙女对我说,再过几天,六一儿童节就到了,学校准备让她们到郊区农村度过。我对他们说,解放初我在农村上小学时,从来没有在学校过过六一。六一儿童节时,正是农村抢收小麦的紧张季节,学校照例放假,回家收麦子。

“爷爷,收麦子很好玩吧?”小孙女甜甜一问,使我陷入昔日“焦麦炸豆”抢收的回忆里。我笑着对她说,收割是个苦活儿,不大好玩。俗话说,“麦熟一晌,蚕老一时”。上午麦黄,下午就收。否则就会脱粒减产。收麦时,赤日炎炎,天上没有一丝云彩,地上没有一片树荫。那时没有收割机,农民冒着酷热挥镰,汗滴湿土,虎口夺粮。说着,我做了一个左手搂麦,右手挥镰,打腰捆麦的动作。看着望不到边的麦田,为了多打粮食,就得拼命。热的上不来气,闷的吃不下饭,累的直不起腰。说着,又做了一个呲牙咧嘴的腰痛动作,你说累不累呀?

见小姑娘满脸失望,我又说“不过,也有好玩的事儿。”小姑娘立即来了精神,催我快说。我讲小麦地也是兔子藏身之所,收麦时正是兔子下崽的季节。随着大片麦秆倒下,大兔子眼看藏不住了,就逃命窜去。小兔崽子也跟着蹒跚而逃,但总也跑不快、跑不远,一个个被孩子们捂住,带回家里作为宠物养着。还有,大人怕小孩扛不住热,就用汗衫临时支个棚子。小孩在棚下就用麦秆编笼子,逮些蚂蚱,盛在里面,拿回家喂小鸡。小姑娘听得眼睛都亮了,缠着她的爷爷奶奶。说暑假不随学校活动了,求爷爷奶奶带她去北大荒逮兔子蚂蚱。一片天真无邪,逗的大家哈哈大笑。

就在这时,我看见一个长发青年,在树荫下对着麦田画画。金黄色为主调,近景田埂麦芒依稀,颇有油画名家之风。我指着他的画面说,我就是踏着这样的田间小道,离开故土,来到北京,打拼都市的。说来也奇怪,在乡间苦水里泡大的童年却像你作画一样,笔下是一片美好。农民也是真正的画家,小麦收了一茬,再种一茬,种了再收,收了还肿,岁岁年年,永无休止。年复一年,种下的是辛苦,收获的是幸福。也使得那黄土地,四季变换色彩,描绘的如诗如画。这种美丽,是天下的至美。老夫就喜欢田园之美,这种美,构成了我的刻骨铭心的记忆,那才是纯正的自然的本色。画家感动不已,并说要把我的感动涂到油画里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都市的小麦田的出现,使我对城市经济成分的调整,有了一些新的联想。

我到过荷兰、瑞士一些欧洲城市。到过美国、加拿大一些美洲城市。也游历过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一些澳洲城市。那里的田野基本上种植牧草。这些草场一直延续到城市,形成了市街草坪。不少城市郊区,同样放牧,同样有奶牛悠闲吃草,也有牛栏和鲜奶仓储,构成都市一道亮丽的风景。牧场的草儿能够延伸到城市,农场庄稼延伸到城市怎么不中?不管种植人想到没有,都市小麦田的出现,就是一个大胆的尝试。

数千年来,我国基本上是农业立国,兼领林牧渔。但是却将城市和农村简单地隔断。城里人吃粮、喝奶、食鱼,却不辨稼禾,不识牛马,不懂渔樵。当然更不知农林牧渔的艰辛了。在我看来,作为农业国度,城市适量种植一些农作物,种植一些花草。应当是农村田野和林区草原的自然延伸。城市绿化,道旁应当植树,开辟些小型果园。小片空地种植青草,养些花。大片空地种植些小麦、花生、棉花等农作物,也可以开辟些小菜园,种些西红柿、茄子等。有些水面,可建立小型渔场。将城市建设成为工商农林牧鱼的综合花园。这样就会拓宽就业门路,给青年人就业开创出新天地。不仅有利于城市林牧渔的综合发展,不仅有利于全面促进城市的社会进步,也有利于进一步缩小城乡差别。

    有人会说,城里不是有树,河湖不是有鱼吗?问题是没有形成产业。从产业结构上讲,城市以工商业为主,这是毫无异议的。但是农、林、牧、渔也要产业化,也要有相应的公司。现在,城市虽然也有不少树木花草,河里也有鱼虾,但是却不是独立的产业。我居住的小区,院子里的大树死了,工人伐倒栽上新树。伐倒的死树虽然成材,足可以当梁成檩,也可以解成木方与板材。然而,却没有人要,也没有地方卖。最后,只有送垃圾站。还需倒赔,交上一笔垃圾管理费。不仅不利于改变环境生态,也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。如果形成自负盈亏的林业。有独立的管理和收益。或者像贾探春协理宁国府那样,将树木花草承包给那些老妈子,收入归他们所有,就能够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了。

    当前,国家提倡农村城镇化,对改革农村产业结构,促农业进经济发展,是非常必要的。从保护生态平衡,打造绿色城乡角度讲,还需要讲城市发展农林牧渔,有效利用城市土地,使得城市“空地稼禾秀,街头硕果香,水面鲤鱼肥”,农林牧渔业,得到迅速全面的发展和提高。使城市生态建设在原有的水平上得到进一步提升,从根本上解决城市缺绿少水的问题,也将使全国总体生态平衡结构发生重大变化。从而把城市建设成为以工商业为主的,亦工亦商,以农亦牧,工商林牧渔全面发展的典雅的新型的现代化城市。这样城市生态化和乡村城镇化将并驾齐驱,乡中有城市,城中有乡村。使得全国的生态进步发生质的飞跃。我这个想法,还不完善。但愿能作引玉之砖,引起当政者的重视和采纳,以便调查论证,健全构思,完善决策,科学发展。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事业,而且有极大的发展空间。远景鼓舞人心,前程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2015年6月8日写于北京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