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枫叶阅尽人间秋  

2015-10-23 19:02:11|  分类: 原创 山水流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枫叶阅尽人间秋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枫叶阅尽人间秋

    加拿大不愧为枫叶之国。一下飞机首先映入眼帘的,就是枫叶图案的国旗。雪白的丝绸,红透的枫叶,构成颇具特色的旗帜。枫叶旗不仅反映加拿大的乡情,更是加拿大当年撕破大不列颠的殖民统治,维护独立和尊严的象征。一进入加拿大,你就会感觉到,枫树深为加拿大人民喜爱,枫叶图案无处不在。公民证上有,商品包装上有,就连餐馆的餐巾也有鲜红的枫叶标志。以赏枫为特色的加拿大金秋之旅,看到千山万壑尽是枫树,到处是枫叶红黄的美景。又使我对人间的秋色的意象,在脑海里丰润鲜活起来。

    金秋十月到加拿大旅游,在多伦多的马路旁,在渥太华的国会山上,在蒙特利尔的皇家山周围,到处是排排的枫树,到处是点点猩红的枫叶。加拿大的总督府,更是满院枫叶红。这里的枫树,都是名贵品种。百年老树,枝冠硕大,风动摇金。由于日光照射点不同。同一棵树,红绿黄斑驳相间,红鲜、绿秀、黄醇,五彩之色灿烂。那些红透了的叶儿,含少女般的羞涩妩媚,像醉酒的贵妃。白居易一首长恨歌,演绎了帝王的千秋爱情经典。“莫唱当年长恨歌,人间亦自有银河。石壕村里夫妻别,泪比长生殿里多”。其实,哪个帝王不是三宫六院,佳丽三千。真正刻骨铭心的似火的情爱,往往常驻草野。

    那遍地的枫情就是见证。在加拿大,无论是西部的落基山脉,还是东部的平原丘陵,枫树漫山遍野。连接多伦多—渥太华—蒙特利尔—魁北克的800多公里的道路,一片灿烂。从白求恩故居返回途中,所经过数百公里的山道,面积7725平方公里,是安大略省阿岗群野外森林公园。那条路几乎全被红黄的枫林包围。那一棵棵红透了枫树,在松青柞黄的衬托下,格外耀眼。颇像我国东北田野上的红高粱容颜,又像面容黑里透红的东北汉子和黄河纤夫,挺拔、俊俏、大气,那红扑扑的面庞,渲染了他们心中的亮丽。和贵妃醉酒的病态之美不同,那是大地之美,草野之美,大众之美,健康之美。

    此时偶见脚下百草凋零,山上众芳败谢,忽然顿悟:枫树和春花夏草不同。花儿春日葳蕤,草儿夏日丰茂。想那枫树春日虽然也开花,但花朵极小;夏日虽然叶绿,但远远比不上夏草的丰厚。枫树一春一夏,专门蓄势,一搏秋日的辉煌。诗人说“一世修行在一秋”,言不虚也。放眼满山红于二月花的霜叶,抬望天空和煦含笑的红日。我猜想着,枫树应该是太阳的儿子。它不同于锁在深宫和深宅大院的奇花异草,专门供皇帝老子、达官显贵、公子小姐欣赏。而是像将温暖遍洒人间的太阳一样,将那红灿灿的美丽献给满山遍野的芸芸众生,不分贵贱将美丽平等地施给世间的一切人,在人间朝野施爱千秋。这是何等的煌煌气象,这是何等的怜悯心肠,这又是何等的慈爱胸怀!

    汽车在阿岗群的蜿蜒山道行进。道路两旁,层峦叠嶂。道旁的色彩,也呈现不同层次。远眺山岫,峰黛微黄,苍中泛彩;近山艳丽,五彩相杂,颜色斑斓;靠路山坡,绿黄红三色历历,各不相混,界限分明。或翠绿夹黄,或翠绿夹红,或红黄绿相衬相叠,构成一幅远近交织,色彩分明的三维画图。画图迤逦300多公里,使人感到寥廓的苍穹之下灿烂无垠。在从中间一个景点进山时,我见到一个华裔旅加老人,70多岁了。他说刚刚退休时,萌生了被社会淘汰的感觉,郁郁不乐,生了一场病。金秋病愈后,看红叶透亮,方才醒悟。老年才是人生斑斓的季节,本应无忧,何以添虑?从此经常到山野漫游,身体倒渐渐硬朗起来。他说,枫叶经霜更红,是他的老师。

    我们从路边的停车点,步行一个金色山谷。在这个金色山谷里,主要生长枫树。到处的是黄里透红,间或红里夹黄。有的枝蔓当头,有的旁逸斜出,有的抱石耸立,有的横水而卧。有棵粗大的老枫树,竟然把枝杈伸过桥栏,像个慈祥的老人,用手轻轻地抚摸桥上的行人,吸引着游人与它合影。山谷里枫叶红的透亮,黄的璀璨。松鼠在落叶上跳跃,孩子在落叶上追逐,情侣在枫下依偎。走到悬崖边,大家驻足观赏。但见对面的山坡,松间的枫叶像窜出的火苗,将天上的云霞染的通红。大家纷纷选择最佳位置留影,有个年轻的老外,将他的女友抱起来留影。那些幸福的游伴,个个面容如花。

    前方道路右侧的山间,出现一汪长长的湖水。水之灵在秀,天地之间的水,到了秋天才算真正是清澈。一端有奔腾的溪流注入,又增添了它活性之美。松、柞、枫等树木,将三面山坡上裹得严严实实,并将那湖水染成绿、红、黄三色。绿分深浅,黄别浓淡,红有橘橙。偶尔风轻湖皱,如毯如毡如绸,又将那诸色搅拌成七彩八色。沿湖的粗大之枫,红影袅袅,宛如洗浴的仙子在水中芭蕾翩翩。山后之山,羊肠小道蜿蜒。小道上成排的枫树,像燃烧的火把,盘旋而上。我突然想起长征路上陆定一对《老山界》的描写:“从山脚向上望,只见火把排成‘之’字形,一直连到天上,跟星光接连起来,分不清是火把还是星星。”这篇优美的文章,如今几乎被一些打情骂俏的作品淹没。但是那之字形的火把却在高处,什么黄潮西潮商潮都淹没不了,它像闪闪的北斗,依旧照亮人们的征程。

    大家游兴未尽,汽车又上路了。也许因为路上阳光艳丽,所行路段处处是锦围霞抱。我将相机镜头贪婪地对准车窗外,却是应接不暇。窗外流光溢彩,稍纵即逝,大家见证了世界的缤纷。不知失去了多少好镜头,也扑捉到一些难得的画面。进入城市,再看那路边的红叶,好像失去了灵光,谁也没有兴趣再按快门了。大家都打开“回看”键,在欣赏自己一路的所得。有位妈妈回看儿子的杰作,哪个照的好,哪个选景不当,边看边对儿子进行摄影指点。有位善摄者,也将自己选取的好镜头让我欣赏,颇有炫耀之意。我看他的作品,果然不俗。有几幅的镜头取舍,光线调试,画面安排,颇有新意。选取同一背景,他拍照的比我有神。摄影技巧,自然也高我许多。我想和他探讨摄影理论,笑道你知道为啥比我拍的好?他说可能我的相机好一些。我说不对,是因为你比我跑的快。

    见他不解,我继续说,你每到一个景点,总是捷足先登。我照的都是你照过的。他说,那不一样吗?我说不一样,你将物体的灵魂都摄走了,当然照片有精神。当我拍照时,物体只剩个空壳,自然不及你的拍照。此乃“勾魂摄魄”之谓也。我们照枫叶,是反映社会之秋和自我之秋。同样一叶知秋,古人有悲秋之谓。那是在那种社会环境中的多愁善感。花开叶落,小小年纪的林黛玉就有许多身后感叹。我们如果见花落而叹叶落而悲,人们肯定说精神有毛病。他也笑了,原来大叔是在讲摄影理论。回看我自己所摄,抢下的好镜头,拍照技术尚在其次,主要是反映了金色的秋光。有些因为是在流动中所摄,画面扑朔迷离,仿佛前世今生交集一起,颇有如梦似幻之感。我想起在《益寿文摘》小报上一位老先生的词句:“万里征程又起航,历尽炎凉,决不彷徨,桑榆虽晚又何妨。效菊经霜,犹吐芬芳。”幅幅画面,又勾起我的一路回忆。此时,脑海里的枫叶明媚尚未消失,心胸中美景向四周缓缓舒展。老人的词句,又燃起我的激情,荡起我低吟浅唱的欲望。于是,欣然命笔,记下一鳞半爪,形成这篇花花绿绿的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年10月30日写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