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路天光半疆秀  

2016-09-25 06:14:55|  分类: 原创 山水流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路天光半疆秀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一路天光半疆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新疆喀纳斯地区游记

     十五年前,第一次来新疆。只去了乌鲁木齐、吐鲁番、库尔勒等处。没有去北疆,留下深深的遗憾。这次听说“清华EMBA·两岸三地新疆行”,要去北疆,逛喀纳斯。便决意拼着老命,八月二十六日到达新疆,要了却当年遗憾。

    游车过沙漠,进入大草原,驶入阿尔泰山。沿途草色青青,山脉历历,森林片片,河流纵横,毡房(哈萨克族称谓,即蒙古包)点点,牛羊成群。很快,就进入“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”喀纳斯湖畔。

    这里说的“天光”,不仅是指范公笔下的湖色,包括了雾光、山光、树光、草色、水光。到此一游,见证了喀纳斯地区的草丰、林茂、山青、水秀。浏览了北疆良辰美景,体会了北疆喀纳斯多娇的山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(一)

    游车一路北行,地貌也迅速变化着:乌鲁木齐附近尚是一片浅黄的沙漠地表,小山上的植被不过是叶尖如刺的灰色稀疏的骆驼草,山腰下的低洼处,偶现星星点点几痕绿意。复北行,沙漠浅黄色植被渐渐褪去,石子河滩有了纤细的流水,草地上不时出现小朵黄花白蕊,还不时出现孤树独松。继续前进,还能看到老百姓木屋毡房前后,时现咧嘴憨笑的几朵葵花。进入准噶尔东沿,则呈现“长城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”生机勃勃的意象。

    阿尔泰山南端,草地深绿,树木成林,山川草原,色彩鲜艳。虽至秋日,周围仍山花烂漫,鸟飞蓝天,蝶舞花丛。随着公路蜿蜒,进入了阿尔泰山腹地。游车在山谷中沿小河迂回穿行,山高、林密,浪花、激流,不可胜数。排排青山,纷至沓来。山高峰秀,列队相迎。满坡松杉,簇簇白桦,蔚然壮观。盘旋上行,汽车攀山越岭,云白天蓝。回看来时路,公路盘旋,盘龙卧虎。我和人换了临窗位置,用手机忙不迭拍照,好在朋友圈里晒旅行。

    在阿尔泰山深处,山高壑深,危峰叠起,怪石嶙峋,山势峥嵘。集雄、奇、险、秀于一身。往上看,岩瘦峰巍,白云缭绕,奇峰竞秀,石是山的骨架;往下瞧,林密谷深。谷底巨石激流,白浪翻腾,喷云吐雾,水是山的魂灵;四周森林密布,百鸟啁啾。树干如麻,支撑一派郁郁葱葱,林是山的肌肤。有骨,有肉,有肌肤,有魂灵,这个地方才会有最美的颜值。似乎在此隐居柴门,就能成仙。山河钟灵毓秀,造物主构建奇特,无以复加矣。

    游车进入谷底,眼前陡坡突兀。那些偌大的山石,或圆或扁,摇摇欲坠,行人仰视,往往惊出一身汗来。有人主张快冲过去,有人主张慢开,免得震动巨石。我则迅速填得一首小令:“深山绝壁游岩挂,快点儿开。慢点儿开。过路惊心,惧石落天台。  出门在外平安最,父母萦怀。妻子萦怀。镇日依门,切盼早归来。”司机笑着说:“石头在山上长着呢,不会滚动!”有人说,“恶人从此过,石头就会掉下来!”司机说,“老天爷也不糊涂,严惩恶人,不一定非用这种方式,更不会为惩罚孤零的恶人而伤及无辜!”说得大家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   青山与绿水总是互相衬托的。有青山必有绿水,水秀必缘于山青。沿途多为青山,至一些河湾,特别是著名的三个河湾出现,则体现水色秀美。三湾之水,既是喀纳斯湖水的宣泄,更是湖水秀美的缩影。

    八月三十日凌晨,残星在天,宾馆的电话就叫醒我们。乘车出发时,天还未亮。游车开着车灯,沿着崎岖山道和曲折的流水,爬上爬下,迤逦行进。天色微明时,在山路稍宽处停下,导游喊,月亮湾到了。但见山路前方,有清泉一眼,竖牌大书“圣泉”二字。泉水清冽,落滴有声。捧水品尝,清甜可口。山路右侧,嶂高谷深,林木参天。谷底河湾呈S型,酷似一个上弦月一个下弦月。由于河床突然变宽,水面浪花顿时隐形。平静的水面在薄雾笼罩下,朦胧飘渺,浮光绿白,明暗相间,宛如沉璧的影子晃动。两个小小的草滩,分布水湾两侧,酷似一双奇特的脚印。脚掌脚趾,深浅有致,清晰分明。人们称之为“神仙的脚印”。传说为“嫦娥奔月”所留。大家咂咂称奇,争相拍照留念。

    从月亮湾继续前行。洲头苍松翠柳竞秀,谷坡深绿浅黄比姿。河水湍急,像战马奔腾。激荡的浪花,似马奔溅起一溜烟。在凸凹错落的河床上、在缓动的青烟笼罩下,峡谷中出现一汪游移、梦幻般的流水。同样是峦嶂伟岸,河走空谷。看那流水隐约灵动,游走轻缓,别有一番韵致。此时,晨雾未退,晨曦初照,像新娘子的面纱欲去未去,隐约如仙境。凝目俯视,河面浮光闪烁,流波细碎,如珠滚练动,由此也叫珍珠滩。再看周际谷壁绝岩,轻烟缭绕,松杉镀金,水面添彩。传说这里曾是神仙居住的地方,称之为神仙湾,倒也十分贴切。大自然将如此仙境馈赠,是对人类最慷慨的褒奖。到了这里,无论有多大的烦心事,也都会化为如棉似缕的云烟,轻轻地随风飘散而去。

    前行至矮坡地段。山势渐缓,沟壑拓展扩容,流水舒展,形成了美丽的鸭水湖。湖水前冲,河滩巨石阻挡,流水跌宕起伏,浪花飞溅不绝。沼泽浅滩,流光溢彩。太阳光从左面山凹射来,河右岸山尖橙黄。山坡以下,浓雾蒸腾。一忽儿犹如奔马,一忽儿酷似腾龙,一忽儿又赛过鹰搏狼烟。无不栩栩如生,尾翼灵动,变幻莫测。游走之美变幻雄奇。河岸茂密葱郁的林木,在雾霭的飘忽里若隐若现。那昂扬的气势,那奔跑飞腾的神韵,令游客倾倒。好一个卧龙湾!恕作者笔拙,难以名状描述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也不要全怪老夫笔秃,就是旅友中扛着“长枪短炮”那些摄影高手,其神采也照不下来。

    结束了三湾晨游,在回来的路上,旅友都在整理相册。身旁的一位摄影高手还得意地向我展示,静等“老爷子”点赞。我只是掐须微笑,惜字如金。不是他们的摄影技艺不行,而是三湾难照。三湾场面宏大,谁也拍不了全景;三湾变幻莫测,谁也拍不了梦幻;三湾灵动神奇,谁也照不下其神韵。那摄人心魄的身段,画笔描绘不了。善画者说,画面变化难以扑捉。我曾想以诗词名状,可也构思不成。当时认为是灵感迟钝。这会我才明白,三湾圣境,玉肌花貌,淑女妖娆,为神仙所属。这个形象,凡夫俗子无论用什么形式,都是带不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    当天,我们乘船游喀纳斯湖。湖名来自蒙古语,为美丽神秘的意思。游三湾时,已经初步领略她的内涵。游湖的观感,也觉得名副其实。流水从四面八方,奔腾而来。涌起多少道浪头,飞溅起多少云烟?最终到达这里,一切归于宁静。江湖也如人生,情似流水,爱如浪花,瞬间的灿烂敌不过平淡的流年,水深才孕育着平静,宁静中才蕴涵着醇厚和美丽。

    喀纳斯湖一汪绿水,羞羞答答地藏在阿尔泰山深处,周围奇峰秀岭。满坡松杉郁葱,将那浓浓的绿意,洒满碧水一泓,碧绿而泛白,像飘闪的绿绸,似涌动的液态美玉。游喀纳斯湖,揽山川青翠,就像春天置身华北平原麦苗的绿色海洋。在阔大的湖面上,那一叶叶扁舟,在绿影里摇曳。在轻烟的遮遮掩掩里,更像从天上一路驶来。望着对出的青山,澹澹的碧水,仿佛置身于红尘之外。就连那啁啾的鸟语,也仿佛从世外传来。我到过风景如画的西湖,也领略过太湖水阔无涯、青海湖的烟波浩渺,这里俊俏别有风韵。原来,为雪山和原始森林封闭的喀纳斯湖,如养在深闺的妙曼的女郎,世人未知她的婀娜。

    喀纳斯湖就是天降巍巍青山中的一块明镜。专家介绍,湖面为冰山褶皱断裂带。周际的连绵山麓,为远古地壳隆起。湖盆为冰蚀形成,堆泥石堵住山口而成堰塞。水面海拔1374米,深达188.5米,海拔极高,为我国最深的湖泊。湖水在茫茫的苍松、翠杉,苍莽的绿柳、白桦的映衬下,葱绿碧澈,万顷澄明。那闪动的秋波,楚楚动人。似乎在向仰慕者悄悄诉说一腔寂寞的柔情。活龙活现的湖怪传说,薄雾轻纱的半遮半掩,加上迷离的山花,童话般的木屋,增加了无限的恬静和神秘。由于高山拥挤,湖面狭长,在湖畔观瞻,颇有狭小的感觉。但是,当你登上巍巍的观鱼台俯视的时候,这种感觉马上就被颠覆了。

    观鱼台建在骆驼峰巅。说是观鱼,实则观水揽胜。顺着1000多个台阶的山道,拾级而上,不同的高度有不同的风景。在山脚观看,群山遮拦,水面很小,就像一个鱼塘。在半山腰观看,山势连绵,码头静卧,如琼岛之岸。当你登上山顶观鱼台时,两侧景物,犹如徐徐展开的画卷。一侧为南坡草场,初秋仍草色青青,绿树片片,黄紫怒放。簇簇白桦,偶见黄叶几片。再过几天,才有五彩斑斓。一侧为北坡斜长的翠湖,活像被群山夹扁的一半碧绿的豆荚。山堤上亭亭的松杉、白桦,点点的木房、船坞等,俱成其“鱼”。景象在《桃花源记》中似有记载:山有小口,口极狭,才通便豁然开朗。想那桃花源,哪有这里美!

    此时,一抹霞光,从一侧山顶林隙里透出。接着,万道霞光投射水面,游走的白云也投下移动的暗影,像“其翼若垂天之云”的鲲鹏掠过,其巨翅煽动出偌大阴影。烟雾缭绕,水汽蒸腾,旭日喷薄。在游移的霞光里,峰峦时隐时现,如游龙戏凤。峰峻,树奇、水秀,大自然将山河的秀美,烘托到极致。仰望气爽天蓝的白云,俯视镀彩裹金的山野,仿佛置身仙境,不知人间何岁矣。人生的绚丽,既是波涛滚滚的激情澎拜,也是娴静斑斓的淡泊和辽阔。回到宾馆,激荡的思绪渐渐平复,提笔写下一首小诗,描述艳阳灼灼的后续情境:“旭日升空霾自阑,苍鹰有翅上天难。九嶷绝顶岩松挂,紫苑仙宫出岫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
    喀纳斯地区南端,是丘陵草原。山不高而树青,地不平而草茂,河不宽而水秀。从游图上看,景点星罗。如图瓦老村,白哈巴村落,那夏牧场等。这些都没有去到。只是顺道在禾木住了一宿,玩了一天。这里的图瓦族,像哈萨克族一样,也是游牧民族。原是古老的蒙古族的一支,和俄罗斯境内的图瓦族同源。从禾木领略喀纳斯草原风光,了解图瓦族的生活习俗。

    禾木的建制是乡。但是新疆的乡,版图比东部的大城市都大。如果步行,中原的乡,两个小时就能穿过。“紧走慢走,一天出不了汉口”,汉口很大,步行一天多也能走出。但是,我乘车从喀纳斯湖畔出发,在草原上奔驰六、七个小时,还没有跨过禾木。一个禾木乡,大过中原数个县。“不到新疆不知中国大”,吾知之矣。禾木的大野空旷则呈现自然之美,生态需荒野,人类需要空间。

    看看夕阳西下,汽车才在图瓦村边的的“禾木山庄”停下,将在这里食宿、游玩。禾木山庄,为清一色是尖脊木房。每座小木房,都被没过膝盖的杂花野蕊包围,窄斜的石铺花径,将各个木房连接起来。这些生命力极强的山花,到了秋日仍然红紫白黄,争开斗艳。绿油油的株茎上,一片黄叶也没有,越发令人疼爱。我们都来不及进屋,就争相拍照。鲜花丛里,留下张张笑脸。

    山庄旁边有一条河,河上有座长长的木桥。太阳升起的时候,村里的人骑着高头大马,驱赶着哞哞的牛羊,从桥上颤悠悠走过;太阳落山的时候,又骑马驱着牛羊颤悠悠过桥回家。穿过浅浅的晨雾,望着袅袅的炊烟,感受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新奇形态。旅游团的孩子们,也骑着高头大马,踏着那层厚厚的牲畜粪,从桥上昂然而过。大人则沿着奔腾的河流,到沿河树林里观景。

    那条河也确实美。河滩上浑圆的巨石,飞腾的浪花,激荡的飞湍,洲头的白桦,吸引游客卷裤腿下河试水,或在河滩寻找奇石。岸上的树林木屋,蠕动的羊群,木器、玉器、编织、土杂等图瓦人别致的超市,木屋瓦灶的民族风情,山顶上的观景台等,各领风骚,吸引游客。游人踌躇着,也不知道先看啥好。我看着孩子们骑马,也添了游兴,索性自选项目,兴高采烈地奔向马场。

    导游见我一把年纪,怕马惊伤客,劝我别骑。后来见我牵过马来,又藏下马鞭,让我骑上慢走几步,照个相就下来。我自幼长在农村,骑过桀骜不驯的毛驴、马驹,根本不把这些老马放在眼里。于是上马伏鞍,以缰打马,飞驰一圈。兴奋之余,填了一首《破阵子》:“快乐随团驭马,却令圈外旁观。老将黄忠羞说老,夺得红骢场地牵。导游不给鞭。  信马由缰慢走,悠闲吟咏天宽。缰策雄心鞍上起,赤兔咴咴一路烟。春风得意还。”我以奔八的年龄,着实潇洒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    北疆之行,虽然只是“惊鸿一瞥”,也化作成思想的涟漪。揽山如观史,看水如阅诗。在走马观花的同时,也促使游者不时做深沉的思考。

    在新疆,看到了草原广袤,戈壁浩瀚,山林的苍莽,领会到天地寥廓;天上的白云,地上的青草,曲折的河湾,领教了自然的多姿;草地的毡房,村落的木屋,树上的鸟巢,体会了生活的情趣;流动的羊群,林中的松鼠,地上的花草,水中的游鱼,领略了生命的无限。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,突破眼界狭窄的藩篱,方有穷通天地的视野,方能理解天地人合一的真谛。

    由此想到,当现代化批量大生产淹没了传统工匠的精雕细刻,当如火如荼的城市建设,同质同型的水泥建筑席卷天地,设计师和建筑师们,应当到乡野走一走,身心和大自然融合。从原野的奇花异草里,山岭的群峰竞秀中,得其一鳞半爪。才能在生产和建设中避免千篇一律,而使之千姿百态。真正的杰作,不是出自人为设计的“小桥流水”,而是源于镶嵌在深山大野里的秀峰绿茵。

    喀纳斯早就隐身封闭的群山,我们因姗姗来迟而觉得相见恨晚。在阿尔泰山深处的荒山野岭,我们看到山花朵朵。在毗邻准噶尔盆地的茫茫草原,我们看到芳草连天。在深山老林,谛听百鸟啁啾。在古老的村落,看到久违归林暮鸦。山溪的流水叮咚,远胜于琴弦丝竹。那些山花野草,“吐芬芳而悠远,含香气而娉婷”。山野的芳香,乃是原汁原味。大野长卷,远胜于画家妙笔生花。

    我到过南疆,见过戈壁浩瀚,大漠孤烟。曾几何时,南疆也是流水潺潺、碧草如茵、物阜民丰的膏腴之地。由于人们对水和森林资源的滥用,自然变迁等缘故,才使得那里成了大漠。只留下楼兰繁华城堡的断壁残垣,穿丝裹绸的贵族木乃伊,倒地千年不烂的胡杨木。所以,原始生态的延续,始于人们对大自然的尊重和敬畏。自然规律才是古老的教堂,应像巴黎圣母院一样被顶礼膜拜。

    因为暑假结束孩子开学,九月一日我们挥手告别了喀纳斯。拟从乌鲁木齐乘机返京。还是下榻在来时的宾馆。次日午餐时和维族老板第二次见面,俨然成了老朋友。他来饭桌给大家敬酒,说“老先生对新疆的印象如何?”我说“新疆亚克西!”并扼要叙述了所见、所闻、所思,还将口占的一首绝句写给他看:“菊黄时节北疆行,山色湖光心地明。古道丝绸风景好,昂扬儿女步长征。”没想到老板也爱诗,他将诗稿折叠收起,说要找人配上图,裱好后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106年9月15日草于北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图片为网友所摄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