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乡愁的形态  

2017-01-04 14:27:36|  分类: 原创 乡里吟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乡愁的形态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

     乡愁,不仅是抽象的情绪,模糊的怅惘,而是一种客观的存在。像人有影,物有形一样,乡愁也有具体形态。看得见,摸得着。乡愁的形态,恰如野草绿野,“更行更远还生”。也像天空的白云,江河的流水,山中的老树一样,模样也会随时随地变化。风情万种,气象万千。人生的季节不同,人的阅历不同,生活体验不同,所感受乡愁的形态也不一样。时下,春运肇始,烟波江上轻舟如梭,南北纵横车飞似电,空港车站人头攒动。日暮乡关正是人口大流动,乡愁集中闪现时刻。老夫闲来无事,特地就这个敏感题目,做篇文章。

    青年时代,离家到北京读书。父母有千般不舍,送到村头。在村塘老柳树下,挥手和亲人揖别。每到快放寒假时,母亲就在那棵老柳树下守望接儿。多年后父母离去了,总觉得亲人的背影还在老柳树下徘徊。老年回乡时,儿童不识“客”,那棵也老了的柳树仿佛认出了我。“衰柳躬迎认此身,别时黄绿未摇匀。泪含方怯爹娘见,不敢回眸举步频。”相见难,别离更难。举步维艰,欲见还怯,欲慢犹速,想看清楚却在远处回头,记录了乡愁形态的微妙。

    步入壮年,离家到异地打拼。年迈的父母多病,盼望和子孙团聚。所以将过年回家,视为头等大事。每到年关,无论车票多难买,列车多拥挤,都要回乡探视。一票在手,就要买东西,算行程。“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”,简直是归心似箭。了结父母掐指之盼,亲人倚门之望,人们就是漂洋过海,也要背着大包小包,回家过年。古代战乱不息,交通隔绝,通信阻塞,情况更甚,乡愁形态也更复杂。在不了解家人生死祸福时,往往“近乡情更怯”。

    到了老年,父母不在了,少时的玩伴十有八九也离去了。但是乡愁并未随之消失。每到清明,首先想到的,是回家扫墓。就像父母健在时回家一样,以绝一年之盼。只要能动,就要在父母坟前,点几张纸,上几炷香,摆几盘供品。就要匍匐坟头,摸摸父母的墓碑,喃喃诉说长久积压在心头的无处诉说的话。回村后,一定会打开尘封的大门。寂寞的院子,空巢的老屋,仍有当年生活味儿。院子里的老枣树,虽然早就不结果了,秋日仍叶落归根,盼望主人回来。

    综上,少时的乡愁,是离乡时父母的眼泪;青年时代的乡愁,是回乡时母亲村头的守望;老年时期的乡愁,则是父母坟头弥漫的纸灰。在经历战乱,乡愁的具体形态,则是亲人的团聚和国家的统一。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我娘在那头。后来啊,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啊在里头。而现在,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”小诗刻画了乡愁由家到国的演变轨迹,是对乡愁演变最高形态的经典描绘。余光中的诗,和“爹娘啊,爹娘啊,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!”千万人松花江上的呐喊,则是异曲同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年12月23日写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