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何处是吾乡  

2017-11-20 09:32:20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何处是吾乡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
    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。无论是繁华的都市,还是贫穷的乡村。特别是祖祖辈辈生活在农村的人,成年后无论功成名就,还是洋装在身,都无法忘却对故里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故乡永远美轮美奂,世界上没有嫌娘丑的儿女,更没有嫌故乡贫穷的游子。这种故乡的回味,将贯穿一生,似岁月星辰,愈远愈亮;像经年陈酒,愈久愈香;如秋枫红艳,愈霜愈浓。


     一个人的品性、习惯、志趣等,很多是自小形成的。有人长期观察人群,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同是发小,即使到了晚年,他们的口味、习性乃至见解,很多地方有惊人的一致。许多同籍贯的人,有着大致相同的特点,如北方人豪爽,南方人细腻。某地人勇武,某地人质朴,某地人勤劳,某地人油腔滑调等。这些共同的品性,系长期共同环境的影响。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。原因无他,是他们在某些方面灵犀相通。他们异地扎堆,能说到一块,有的彼此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他们的家庭不同,人生经历不同,教育背景不同等,之所以产生一些共同的情感,源于他们自小共同的乡土文化熏陶。自小共同的文化环境,打造了他们某些相同的理念,相同的见解。他们的职业不同,乡音可变,但这种理念却相对稳定。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”,此之谓也。


 老年漫游,每见牛羊出村,暮烟归鸦,母亲呼儿吃饭,上课敲钟叮当等,和儿时境况一样,往往就把“异乡当故乡。”回到自己的故里,却产生许多陌生:村头的歪脖老柳,变成一片绿荫。泥墙栅栏,变成了瓷砖门楼。胡同深巷,变成了宽阔街道。车辙土路,变成了柏油马路。儿时发小,成了驼背弯腰的老翁。就连孩子们“笑问客从何处来”,也成了游子归乡的尴尬。这些变化,只是外在的。深层的变易,却是文化:有些淳朴的乡俗没有了,戏班还有唱的也是新词。乡会还在老地方,卖的东西却不一样。人们的认识也变了,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正在消失。年轻人的一些作派,和前辈也大不相同。村还是那个村,文化上却不全是那个店了。所有这些,往往构成新的乡愁。他们就是带着这些乡愁,去感悟人生,回忆美好,撰写新故事,表达新追求,憧憬新未来。


     登台空野望,何处是吾乡?这是四海游子的内心呼唤。心归何处,不是望乡回乡,就能找到答案的。因为心灵的故乡是人文的,需要一生一世的追求。少时,家乡没有电。十五的朦胧月色,就是心中的至美境界。三十月黑头时,偶见一束灯光,就成了夜行的导航。现代人眼光高,追求的是万家灯火。出国旅行,每当乘机夜归时,望着机翼下浩瀚的海洋,漆黑一片,心里就不托底。黎明下望一片灯火,那就是上海北京了,心中顿生“可到家了”的暖意。原来故乡的油灯,皎洁的月光,都市的那片灿烂灯火,就是你心中文化追求的延伸。其实,故乡的草木、美食等无不演绎故乡文化。《环球时报》2017年11月2日报道,台北一家牛肉面馆,人声鼎沸,香气四溢,甚至还带有一丝哀怨。原来是川籍老兵所开。鲜红麻辣,承载着抗战时期大后方的记忆;就地取材,故乡异乡共冶一炉。一碗汤面百味杂陈,也浓缩了比味道更动人的前世今生。


     环境可变,人生易老,但中华灿烂文化却永葆青春。余自束发以来,读过私塾,受过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千字文》的国学启蒙,读过《论语》《中庸》《大学》,受过浓重的古典文化熏陶。对古文精品,把玩不已。小学时候,就能背诵不少古诗词。退休后,工作舞台谢幕,但文学创作却方兴未艾。虽然老年病缠身,眼神精力不济,但是阅读经典却孜孜以求。为向党的十九大献礼,出版社于十月初,推出我的两本三册新作。即70万字的《世事如棋》上下册,20万字700多首的诗词曲集《云淡风轻》。少年时代,我就成了唐诗宋词的粉丝,李白杜甫苏东波成了心中的偶像,没有想到了老年才出版自己的文集。并且依样画葫芦,写出自己的古典诗词曲集。犹如少年读《诗经》,古诗还是“在河之洲”的“窈窕淑女”,“在水一方”的“妩媚佳人”,作家梦可望而不可即。到了年老,学思悟践,终于看到了她的玉肌花貌了。个中的欢愉,不为外人知也。


     这种内心的欢愉,使我忘记年老。兴之所至,常常在公园无人之处,吼两声戏曲唱段。不管跑调不跑调,喊出来就是快乐。反正在我的意识流中,不论是常香玉的豫东调,还是马金凤的豫西腔。不论是秦腔,还是黄梅戏。不论是京剧,还是昆曲,早就融合为一体了。作为诗词曲综合载体的戏曲,不仅是民族的瑰宝,更是人世间的仙乐。对古典文化的追求,也酷似诗人舒婷笔下的诗句意境:“灯亮着——/当窗帘上映出了影子/说明我已是龙钟的老头/没有奔放的手势/背比从前还驼/但衰老的不是我的心/因为灯还亮着。”人生知音稀少,而心有所托,那亮着的灯,则是莫大欣慰。想那灯光亮着的地方,就是日以继夜的孜孜以求,也许就是心灵的归宿吧。“吾心安处即故乡”,当如是乎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11月4日写于北京

何处是吾乡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
附诗作一首:


拜访刘广明老师并获赠新书有感

七 律

田世杰

2117.10.28


异乡秋色赤澄黄,

神采依然未染霜。

励语三言春未远,

新书两卷手余香。

格高莫叹知音少,

志雅何愁聚墨常。

世事如棋今落子,

风轻云淡润诗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图片来自网络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