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散文·万寿山寒趣  

2017-02-04 10:01:22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散文·万寿山寒趣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万寿山寒趣

    初四,老伴和我商量,过节几天,都在家闷着。现在,拜年电话都接完啦,春晚好节目也都看完了,是否出去活动活动?我知道外面人多,本来哪也不想去,只想把约稿写完,交清文债。但经不起老伴聒噪,她是北京人,出门轻车熟路,当免费导游倒也合格,便同意去出去散散心。到哪去呢?老伴说,前几天报上登了,颐和园有南方梅花展,老街坊昨天去啦,都说不错。我想“踏雪访梅”一向是书生的雅事。决定去那里开开眼。

    倒了两次公交车,才到了颐和园。过西苑时,车就开不快了。颐和园门口早就人山人海,到处是旅游团的小旗飘动,心头先自怯了。好在有老年入口,进门顺利。放眼长廊,更拥挤不堪,听人说梅展在后山。老伴估计一定在谐趣园,我们便向右拐入东北角,过粉刷一新的扮戏楼,就是谐趣园了。这里地处万寿山东北,游人不多,光顾的都是老北京。一进门,我就明白,这个“一亭一径足谐奇趣”的小院,“以物外之情趣,谐寸心之中”,格物抒情,奇趣多多。

    这里虽然离北大很近,我还是头一回来。谐趣园为园中之园,中间碧水一汪,四周尽是亭台楼榭。水榭酷似长廊,将亭、台、楼连成一气。中衔五座小桥,环环成趣,小巧玲珑。五桥中,最著名的是“观鱼桥”,根据庄子和惠子的对话由乾隆取意题名,原本皇家赏荷观鱼之所。入水口处无冰,堆堆锦鲤争食。游鱼、游人互动互知。依依垂柳,细瞅竟生绿意。那只冻在水面的游船,在水口活水的粼粼浮光反射下,似乎在微微动荡。凉亭脊尖,初看似笋,再看生出根蘑菇。细瞅原是一个猫儿,伏在尖顶念经。“万物静观皆自得”,吾知之矣。

    如蚁人流鱼贯有序。座上看人,也颇有趣味。几个蒙古族汉子,戴白皮帽,披白皮氅,黝黑的脸上,自露几分英气。两个白人姑娘,戴黑顶尖帽,穿红底花棉袄,白脸透出几分灵秀。一对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年轻夫妇,怀里各抱一个式样相同的襁褓,是他们四个月的一对龙凤胎。此情此境,使我想起在那清苦岁月里育子的愉快和艰难,寻找已经那逝去的似水流年。我迅速收起回忆,回到眼前,笑着说这倆小家伙恐怕是最小的游客了。身旁的清洁工说,那不见得,你看童车一辆又一辆,车里比这小的有的是。再看各族女游人穿着节日盛装,花枝招展,有说有笑,神采飞扬。闲观静坐,人面桃花,自有一番妙趣。

    稍息后,遍寻小园,未见梅花。保安热情指点,梅展在前面的耕织园。沿途是万寿山北麓,苍松翠柏繁盛。从遮空蔽日的冠盖细隙中,透射出阳光缕缕。那斑驳的光柱,金光含尘,隐隐现出一股仙气。山坡青草覆盖,积雪中未曾消翠。老伴说夏天这里是松鼠的世界,她和外孙女来时,见踟蹰跳跃的松鼠,引逗着孩子嬉戏。这里的松鼠见过世面,不仅不怕人,还常常为求一口吃的,蹲着向游人作揖。山坡松塔遍地,确实是松鼠的宜居地。凳上小憩,但闻鸟儿啁啾,松涛微吟。和阳面长廊喧闹相比,倍感这里清幽生趣,临之欲仙似醉。

    俯视山脚,却是另一番别致。溪流顺山蜿蜒,水路两侧,两排别致的小房相对,风格古朴典雅。高低错落的小房,悬挂各色幌子,成为酒肆、茶楼、饭馆、钱庄、点心店、衣帽市、首饰铺等,九行八业,不可胜数。红男绿女出入其间,三教九流街面流连。市街人流络绎不绝,颇有财源茂盛,四海通达的气象,好一幅江南市井三维图。我向下指了指,“那是什么地方,挺热闹的?”老伴笑我少见多怪,那不是当年被八国联军烧毁后才恢复的苏州街嘛!老伴问我,要不要下去逛逛?当时有些疲劳,我要留够精力访梅。此时,心里念叨的,急着要看到,就是欣赏寒中怒放的蜡梅,这乃是游园的终极雅趣。

    于是我们径直排队进耕织园赏梅。耕织园为两进四合院,钟灵毓秀。有五座梅花展厅,所展梅花,都是江南名品。冰清玉洁,争开斗艳,姿态各异。以梅为主,伴有兰、菊、竹,可谓岁寒四友毕至,游人无不啧啧称奇。看那盆盆梅花骨朵儿,像紧握的粉拳,粉拳里攥着的,应是一把火,将要释放着万紫千红的春天。身临其境,使人忘记寒冬,心里蒸腾出一股温暖。那一朵朵花儿,或白或黄或红,瑟瑟枝头,竞秀夺美,幽香隐隐,婀娜多姿,不仅显示勃勃生机,也给新春佳节带来喜气。世界上无有不美的花朵,我却最钟情梅花。应像梅花一样生长、生辉、放香,并在优雅中老去。短暂人生,当如是乎?

    步出梅展馆,早已饥肠咕噜。园内饭价太贵,老伴领我出北宫门,走进一个狭窄的小胡同,迈进一个只有两间门面的小面馆。进门眼睛一亮,迎面悬挂着一幅寒梅图。远山衬托的雪地孤葩,色彩鲜明。一根粗干,两三铁枝,傲雪斗寒,清瘦有神,我更喜欢梅花风骨;几点颜色,各逞妖娆,明媚皓齿,风姿绰约,我也喜欢梅花的柔情。一幅梅花轴,也使得小餐馆蓬荜生辉、巷深酒香。老板介绍,这幅画出自“一把手”残疾人之左手。这位残疾画家,身残志坚。经过十年磨砺,终于成为画梅名家。我不由得喟然长叹,惭愧爹妈白给一双大手,也真切感受香出苦寒的道理,就连吃这碗牛肉面也倍觉清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图片来自网络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年2月4日写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