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春雪,拜拜!  

2017-03-03 14:32:39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雪,拜拜!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春雪,拜拜!

    北京一冬没怎么下雪。去年入冬时下了一场,约有2寸多厚。三九天干冷干冷的,人们盼望来一场大雪保湿送暖,天气预报也多次报道落雪。但是老天爷只是虚晃一枪,像“露结为霜”一样,只是飘落一层灰粉。到“正月十六雪打灯”时,仍不见一片雪花。谁知到了“龙抬头”前夕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,万树梨花绽枝,一场大雪悄然而降,尽显轻灵飘逸之美。凝望四野,苍莽无垠。远山近林,尽失迷蒙。房脊瓦垄,轮廓凸凹有致。就连匆匆的行人,奔驰的车辆,也披上了白盔白袍。天地归于一元,乃是万象更新的初始。

    这场雪来的是时候。一冬缺雪,地显旱象。一场雪来,万亩滋润,也备下了春种的墒情,庄稼人个个喜欢。一场春雪,万里玉宇霾散无尘,城里人心头也明朗起来,脸上笑意连连。小孩哈着冻红的小手,堆雪地罗汉,家长也挽袖参加。一时街头“嘻嘻哈哈”的大肚雪人站岗放哨。春节刚过,街头巷尾又热闹起来。在白雪覆盖下,大地复苏,地下冬眠的生命,无不跃跃欲试,锦绣的绿色王国,大地的柳绿桃红,一年的岁月丰稔,都是从这场温暖的白雪肇始的。人们只说春雨贵似油,殊不知春雪贵如银似金呢。

    大面积的春雪带来的,更是普天欢乐。遥想60多年前,在黄河北岸的一个小村庄,也是在一场春雪之后,霁若羽化仙乡。我和小邓等发小,一路踏雪走向设在古寺的完全小学。咯吱咯吱的踏雪声,一路痛快淋漓的雪仗。行至寺后刚破冰的一池春水边,又一阵雪花飞舞。我们驻足池畔,拍掌欢呼雪花:“一片一片又一片,两片三片四五片,落到水里都不见。”气象台报道,如今这场春雪,却是全国性的大面积地祥瑞普降。我在北京却与千里之外的发小老邓同欢。大雪扩张了我们同欢境界,微信拉近了同欢距离。

    老邓生活在重庆,白雪罕见。老邓像所有的重庆人一样,视雪景为奇观,视春雪为罕物。然而老邓眼巴巴盼雪,也只是飘来“两片三片四五片”,旋即落入滚滚的大江波涛。也亏得老邓有法子,不知从哪里收集来各地的雪照。最可贵的,竟然有家乡雪野图,于下雪当天发朋友圈和我分享。各地雪白相同。皓首映雪,却趣味别致。从几张珍贵的雪照中,我看到了老邓永葆的乡情,不老的童心。会把脉的医师老邓,把得是天地气象之脉,千里共同的乡愿。子曰“德不孤,必有邻”,老邓对春雪的敏感,远胜于作为芳邻的我。

    这些年我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东北,先在长白山落户,不久就在沈阳安家。东北落雪不仅大,而且时间长。一场大雪,沟壑皆平。不仅机场关闭,寻常行人也绝迹。从秋天十月到阳春三月,玉龙酣斗不断。由于对雪早已司空见惯,对春雪也往往无动于衷。在北京看雪,认为不过是小菜一盘。对少时故园落雪的兴奋,似乎也淡薄了许多。长期的冰雪生活环境,冻得眼光都麻痹了,哪里还在乎欣赏雪景。没有雪地欢呼,则是对春雪的慢待。难怪写出“杏花春雨江南”的,多是北方人,写出咏雪名句的,也多是江南才子了。

    所以,面对北京的春雪,开始并未怎么珍惜。雪地漫步,留下两行脚印,就算是雪兴了。对大家兴致勃勃地拍照,并没有怎么动心。等到收到老邓的雪照后,我就后悔了。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,体现江南人的大气和豪情。江南人能千里寄梅,我为什么不能慷慨赠雪呢?次日拿着相机再进公园拍照时,不仅停在门口的汽车失去了白罩,苍松翠柏也落下了圣洁的巾冠。经过一天日照,草坪上厚厚的雪被也已斑驳。就连假山阴面也只剩残雪几痕。哎!等明年吧!“这一声哎,不仅道出内心无奈,也道出对春雪的童心复苏。

    这是一声迟到的哎,也是一声表白迟来的爱。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这时,我颇像古代出征归来的将士,对残雪萌情油然。不同的是,出门时应是雨雪霏霏,归来时却是柳绿花红罢了。这时,我才真正理解了《林海雪原》中的少剑波“雪乡萌情心”的缘由了,因为白雪也是乡人千里之外的共同婵娟。这时,我才真正理解了南方人为什么将“断桥残雪”作为西湖一景了,因为那化掉大半的残雪,也是升腾着的春雨的魂灵。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深情地按下快门拍下残雪照,也自觉地挥动手臂呼喊:

     春雪,拜拜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图片来自网络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年3月1日写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