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人家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 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陌上人家: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沈阳市诗词学会顾问。长期进行法律实践,坚持实用法律研究。退休后,坚持读书养性,致力于诗歌、散文创作,从另一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先后出版诗集《古原柳笛》、《天涯芳草》、《心海泛舟》和散文集《绿野秋思》等。

啊,那座里生外熟  

2018-01-31 16:56:48|  分类: 原创 心情弄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新中国成立之前,村子里的各户,基本上都住草房。只有两三户人家,盖起了大瓦房。因为草房太矮,几家瓦房鹤立鸡群,成了村子里的地标,在村外好几里地都能看到。到“土改”时,瓦房户都被划为地主富农。

       那时候各家的院落特别大,基本上都是四合院。我家的院子较小,只能盖三面小草房。祖上留的堂屋和东屋,除了几层旧砖槛脚外,基本上由土坯垒成。在很细梁檩上,铺上秫秸。再在卧床上方的秫秸上抹上泥巴,扣着稀疏的瓦片。南屋四壁,纯粹是父亲用麦秸泥垛起来泥墙,上盖是光秃秃的“泥抹棚”。东头垒着锅灶,烟熏火燎,墙黑流油。西头盘着一盘磨。那时候粮食粉碎加工,都是自己推磨。苦日子像磨道一样,总也走不到头。推磨是少年时代很沉闷的家务劳动。后来那盘磨磨的很薄了才弃用,做了压红薯窖的盖子。

啊,那座里生外熟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
        油画里的草房,草盖尖尖,色彩鲜明,煞是浪漫。我在旅俄时,见过俄罗斯草房油画,画的很美,简直是神仙住的地方。实际上住草房很苦:“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”。房盖为秋风所破,还得爬到房顶堵窟窿。冬天更是苦不堪言,四壁透风,就连水缸都冻得实实在在。睡觉时得蜷腿当“团长”,早上起来,湿气结冰,推不开门。华北春天多风,北风呼啸而来,直往屋里钻,将那窗棂吹的忽闪忽闪。夏天怕雨,一下雨“床床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”,满屋滴答,连被子都被滴湿。“外面大下,屋里小下;外面不下,屋里还下。”尤其是怕连阴雨,数日雨浇,泥墙都变的酥软酥软的,簌簌往下掉泥。大雨瓢泼,提心吊胆,生怕整个墙倒屋塌。大雨中,一次电闪,一场心惊;一个霹雳,一个寒颤。屋塌被砸,噩梦连连。草房日子,留下了风雨飘摇的岁月记忆。

        父亲读过两年多私塾,是村子里能写会算的秀才。闹革命时,父亲是农会文书。1949年秋,家乡解放,父亲又任村文书。父亲的全村“四大算盘”之一,土改时丈量土地,土改后收公粮,村里红榜公布账目,父亲都参与其中。除了种自己的八、九亩地之外,还替在外打工的老街坊种十几亩地。那时几个姐姐相继出嫁,我还在上小学,帮不上父亲的忙。父亲一人没明没夜地操劳,忙忙完村里忙地里,忙完地里忙家里。街坊邻居多次劝他,“你家的房子也该翻拆了”,于是父亲又在春天打土坯。父亲自己和泥自己打,一天能打1000块,先后准备了9000多块土坯。还砍了几棵树,取代草房虫蛀的梁檩,并添了一些旧砖瓦,就连房基填槛脚的碎砖块都准备好了。1952年春末,就开始翻拆房子,将东屋和已塌多年的北屋的料,合起来盖上三间实落的东屋.

        父亲盖成里生外熟,即里层用土坯。北山和东墙经常着雨的地方贴板砖,梁墩全部用砖垒成。这样遇到大雨和连阴雨,就不用害怕了。备料、淋灰等活儿,父亲早就准备好了。那时,村里大事都互助。村东头和大胡同几个木匠长辈,以及瓦工、近门的年轻力工,齐刷刷都来了,只两天房架就起来了。最复杂的活儿是上梁,等于工程合拢。长辈六爷主持上梁仪式,义爷留爷和兴爷临场。父亲让我在檩上题字,也好向街坊炫耀教子有方。都是老套子,难不倒我。我提笔在中间的两个椽子上赫然写下:“青龙驮玉柱,白虎驾金梁。”在落款处,写上了年月日和领班的名字。新房门的对联是我自己编的:“邻里帮忙盖新房,翻身不忘共产党。”大家齐声喝彩,父亲摇头,说字潦草,“他能有多大能耐?可别夸了,再夸就不是他了。”其实,父亲心里是很满意的。


啊,那座里生外熟 - 陌上人家 - 陌上人家
  

        那时农村盖房,没有奢华,讲究的是实惠和生存。我在这座里生外熟的东屋里,度过了少年和青年时代。从小学保送进初中,从初中考进重点中学,接着考进北京大学。这在方圆数十里是破天荒的,老人说是祖坟风水好。我看是沾了这座里生外熟屋子的光,遮风挡雨、暖和温馨。开拓了我的人生新起点。这座房子直到1995年才翻拆,是我出资三千元求一个叔伯兄弟翻盖的。房子用红砖盖成,比从前实落多了。但是,我心中属意的,还是那座里生外熟的老房子。光线虽然黑一点,但是暗中能梦见灯光。居室豪华,灯红酒绿,有人却醉生梦死。当是时也,新中国初建,发展生产,重建家园,支援抗美,斗志昂扬。追求洋楼、别墅、金屋藏娇的风气,根本没有。愚以为,现在每个家庭都应感知两套房子,一套是过去的,一套是现在的。不知过去之旧,安知现在之新?没有昔日之寒,何有今日之暖?这种黑白分明、高下参差之美感,正是许多人所缺乏的。

         2018年1月写于北京 

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